保罗萨缪尔森(保罗·萨缪尔森的学说——贸易战的理论基础)

保罗萨缪尔森

保罗·萨缪尔森(Paul A. Samuelson,1915-2009),1970年美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他的研究涉及经济理论的诸多领域,例如一般均衡论、福利经济学、国际贸易理论等。

去年美国根据《特殊301调查》对中国输美货物加增关税,至2019年6月美国已对2500亿的中国商品加征高达25%的关税。其战略意图是阻击中国“后发优势产业”的发展,达到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
 
大卫·李嘉图在《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中提出了自由贸易理论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石——比较优势理论。李嘉图认为两国贸易的基础是生产率的相对差异,只要各国内部的两种产品劳动生产率不同,国家间就存在贸易可能性,每个国家可以出口自身具有比较优势的商品、进口处于比较劣势的商品,从而可以实现对两国均有利的国际分工,使得两国可以在国际贸易中扩大生产能力、增强消费能力、实现经济发展。

根据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国际贸易的基础是生产技术的相对差别,以及由此产生的相对成本的差别,只要两个国家各自生产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通过贸易,双方都能取得比自己以等量劳动所能生产的更多产品,因为这样的经济总产出水平最高,这也是国际分工和自由贸易的理论基础。

但2004年保罗·萨缪尔森一篇名为《主流经济学家眼中的全球化:李嘉图—穆勒模型给出的证明》的文章却对自由贸易产生了质疑。萨缪尔森通过对中美“比较优势”的改变对双方“贸易得益”影响的研究,认为当一个国家在以前并没有比较优势的行业,突然取得生产力的巨大进步时,贸易未必会再是双方受益的。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有时一国生产率的提高只能对自己有利,永久地损害了他国利益”。
如果用衬衫换飞机来做例子,曾有个说法,中国需要出口8亿件衬衫的利润才能买一架波音飞机。研究者根据萨缪尔森论文中分析的例子延伸,如果中国生产率进步不是发生在生产衬衫部门,而是发生在原本毫无比较优势的飞机制造业,那就可能“永久地损害了他国利益”。

如果按照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生产衬衫为中国的比较优势,当中国造衬衫的生产率大幅度提升之后,中国继续以衬衫换美国的飞机,会损害美国利益吗?当然不会。因为中国造衬衫的生产率提高后,中国衬衫的相对价格就变得更加便宜,也许一架波音飞机可以换更多的衬衫。就是说,即使美国造飞机的生产率没变,因为中国衬衫价格便宜了,美国的贸易条件也得到改善了,那就坚决要维持这样的局面。

过去中国向来只造衬衫,只从事具备比较优势的生产,不造飞机,中美即使有大幅度贸易顺差也相安无事。但是,中国如果的生产率进步不是发生在生产衬衫的部门,而是发生在中国原本毫无比较优势的飞机制造业呢,中美贸易还会相安无事吗。实际情况已经发生了,由于短短半年内的两次坠机事故,使得波音737max客机被无限期停飞了。就在737max希望破灭之际,2019年6月中国和俄罗斯签署了200架C929客机供应的软合同,这就意味着在国产大飞机C919成功试飞之后,中俄联合研制的C929将进入加速发展的轨道。一旦C919、C929实现量产,“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的尴尬将彻底终结。
 
中国大幅的提升了本来不具备比较优势的高端制造业的投入——中美两国的相对利益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推理如下:(1)世界总产出的潜力大大增加;(2)如果中国造飞机的生产率提升到一个较高的位置,就出现了美国造飞机的比较优势下降的情况,那么两国从事与不从事国际贸易的结果可能是相同的,彼此再也没有任何从事进出口的优势;(3)如果美国自愿地退回到不贸易状态,自己既生产飞机也生产衬衫,这样也解决了国内的衬衫需求。但是美国的工人的工资成本是中国的十倍,用这样昂贵的人工成本生产衬衫,要么衬衫提价,要么工人工资下降,结果都是人均实际得益下降。这就是萨缪尔森的“利益被永久地损害”的观点。(4)中国当然也贸易不成,不过此时的中国已经提升了飞机的生产率,自给自足,可以关门享受实际人均收入的上升。
 
萨缪尔森关于“后进经济在原先不具备比较优势的部门大幅提高了生产率”的设想——倘若中国真的在飞机制造方面提高了生产率,那就可能“永久地损害了美国利益”。此论一出,令美国业界震惊,并被美国政商学界广为接受。鼓吹贸易保护主义的人士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位重量级大师,为“保护政策”——贸易战提供了理论根据。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现任白宫高级贸易政策顾问纳瓦罗在《致命中国》一书指出的,美国想再次伟大,最大的敌人就是中国。他认为,当今中美之间的竞争,本质是经济实力而非意识形态的竞争。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已从之前的产业互补关系转变为产业竞争关系。美对华贸易正越来越成为一个帮助中国崛起的工具,挑战着美国全球领导核心地位。去年3月美国调查机关出笼的《301调查报告》提供了一个数据,在高技术制造业,美国在全球所占份额最高,为29%,仅次于美国的就是中国,占比为27%。报告认为,中国在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与美国直接竞争的能力,在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等尖端科技领域呈现与美国并驾齐驱的态势,并且认定中国损害了美国利益,所以史无前例的贸易战就开始了。

《致命中国》纳瓦罗计谋拖垮中国

保罗萨缪尔森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