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读书笔记(《红楼梦》读书笔记)

红楼梦读书笔记
同读是一种不错的形式,能拓宽自己越来越狭窄的阅读面(这和读书多少没关系)。否则的话我不太可能重读红楼梦,哪怕很认同它是一本经典好书。一月份集中看《红楼梦》,包括《红楼梦》本身59小时、《蒋勋说红楼梦》62小时、《白先勇细说红楼梦》23小时。红楼确实是本奇书,现在读起来很多看法和年轻时大不相同,甚至对有些人物的看法一直在变,不知道过些年再看会不会又有反复。人说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觉得一千个观众眼中可能有一万个红楼梦。但《红楼梦》实在太庞大太,包罗万象了,相关的书籍文章又数不胜数,完全被淹没而不知道如何下笔。还好是自己的读书笔记,干脆想到什么写什么。沉迷风月宝镜无法自拔的贾瑞
贾瑞是一个猥琐的倒霉蛋,但我觉得他身上有我们普通人的影子。《甲戌本石头记·凡例》中说《红楼梦》又叫《风月宝鉴》,所以这里的风月宝镜其实是泛指,寓意深刻。镜子的一面看到的是风骚的凤姐,这代表我们的欲望;另一面则是白骨,这代表我们的理性。因为佛家有专门修白骨观的,也就是说看破美女其实也是一具臭皮囊。我们都觉得贾瑞可笑,但我们又何尝不是理想每每屈从于欲望的可怜的贾瑞?明知道要学习,却忍不住刷手机;明知道要锻炼,却忍不住睡懒觉。就连黛玉,一进贾府就知道要多看少说,但还是忍不住口舌之快,把上上下下的人得罪了个遍。可怜的赵姨娘之前总在想,黛玉宝钗之间有没有更好的结局。不是说古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嘛,她们可不可以仿照娥皇女英,都嫁给宝玉?但曹雪芹否定了这种可能——通过赵姨娘等人。初读都觉得赵姨娘无比的可厌可恶,脑子不好心肠也不好,但细想她其实也是可怜人。同样为贾政生了一子一女,但她的地位和王夫人天渊之别。不但连大丫鬟都不如,自己的女儿探春也不认她,这也挺悲哀的。这可以看出,妾完全不是大家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因此,无论如何,黛玉和宝钗都不可能会愿意,尤其黛玉绝无可能。
情僧宝玉之前对宝玉难免有些埋怨,觉得对于很多女孩子,如果他多做一点的话说不定结果会有不同,比如金钏、晴雯、黛玉等。但我们知道《红楼梦》又名《情僧录》,类比释迦牟尼的修行,讲的就是宝玉悟道出家的经历。因此无论他做什么,结局都不会有什么不同。而且在封建社会,父母是不容反驳的。王夫人心情好的时候他可以撒娇取巧,但王夫人发怒的时候他是毫无说话的余地的。其实,宝玉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他的博爱,没有分别心的爱一切美好的事和美好的人,尤其是大观园这个伊甸园内的女人们(不是那种情欲的爱)。他的这种悲悯和爱众生的天性才是他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中年大叔贾政虽然贾政差点打死宝玉,但我觉得他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父亲——当然,是按当时的标准。贾政在书中是儒家的代表,一方面他要光宗耀祖、做官应酬,肩负着家族的重任,所以自然而然要按儒家的标准要求宝玉。而从世俗的意义上来说宝玉很差劲,集中体现在抄家时宝玉只会哭完全帮不上任何忙。平心而论,如果自己的孩子考试成绩很糟糕而天天打游戏,大部分父母都会怒不可遏,恨铁不成钢的。另一方面,贾政是那种典型的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旧式父亲,他用了一种错误的方式(严父)来表达,结果适得其反,宝玉怕他怕得像老鼠见了猫。其实他是很爱宝玉的,宝玉对父亲感情也是很深的。所以,宝玉出家时给贾政磕头的场景很感人,在那一刻,这对父子的心结终于打开,父子完全和解了。溺爱儿子的王夫人王夫人看起来是个善良的人,但大观园这个少男少女的伊甸园却是被她一手摧毁的。因为他不愿宝玉长大,不愿其他的女人分享她的宝贝儿子。与其说她是爱自己的儿子,不如说她是爱自己(我猜也可能是因为她没感受到贾政的爱吧,这点纯属猜测不解释)。因此她绝不会喜欢黛玉等宝玉喜欢的女人(她赶走眼中刺晴雯时还提到了晴雯有几分像黛玉)。她最后只接受了善于藏拙的袭人和宝钗,一个是交了投名状的自己人,另一个是血缘最近的自己人,而且两人都和自己更近。这里也不得不佩服袭人和宝钗的为人处事,能得到王夫人的认可。完美女人薛宝钗小时候通过大孩子的描述,我对宝钗的认识是“血盆大口”(大概是“脸如银盘”+姓薛?)的又丑又坏的女人。这显然是大家因为喜欢黛玉而迁怒于宝钗。其实情况正好相反,薛宝钗是个毫无短板的完美女人,无论是做朋友、做同事还是做妻子都挑不出一点毛病。唯一的问题就是:她让人爱不起来。她就像我们职场中常见的白骨精:长发、套裙、丝袜、高跟鞋,一手挎着PRADA包,一手端着星巴克,要么用头夹着手机要么戴着耳机,伸手挡下电梯,挤进来后继续中英夹杂的讲电话。虽然她很美,但我们第一反应却是她的职业身份,而不是女性身份。从某种程度上说,薛宝钗很像周芷若,她未必爱宝玉,反而更在意自己。选择宝玉不过是她权衡后的次优解,如果这时候她选妃成功了,相信她会毫不犹豫选择进宫。蜡炬成灰林黛玉黛玉就像传说中没有脚的荆棘鸟,浑身羽毛像燃烧的火焰般鲜艳,又有些像燃烧自己的凤凰,不惜惨烈悲壮的以身殉情。她是个神仙人物,因为她这种纯粹的爱情只能存在于神话中,只能遇上同样是神仙的宝玉。现实中的人大多承受不了这样的爱情,恐怕连宝玉也承受不了更进一步的婚姻。所以我觉得后四十回的结尾处理得挺好的,实在难以想象他俩锅碗瓢盆、屎布尿布的场景。黛玉这样的人,存在于神话和小说中就可以了。她唯一追求的是与自己灵魂的对话和纯粹的爱情,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注定寸步难行遍体鳞伤。所以,年轻时可以尝试黛玉那样肆意的恋爱,但对中年人、对婚姻、对现实,还是趁早洗洗睡了吧~邻家女孩史湘云黛玉和宝钗就像红玫瑰白玫瑰,是完美而极端的存在,相比之下史湘云就更接地气一些,像个活泼开朗的邻家女孩。她很有才,能和黛玉PK联句;她开朗直率,不用一直猜她的心思;她乐观豁达,她身世不比黛玉好,却没有黛玉那种顾影自怜自怨自艾;同时她的一些小缺点反倒令人更感亲近,比如喝醉酒时的憨态。有人推测说宝玉最后和史湘云结婚,我觉得虽然没有这种可能,但这样的结局其实也蛮不错的。格格不入的妙玉不管书里书外,很多人讨厌妙玉,觉得她假清高。其实妙玉很善良,并没有对其他人有任何伤害,为什么大家这么讨厌她呢?她自己躲在庵里愿和谁来往,愿怎么喝茶其实是她的私事自己的选择。她之所以被人不喜欢,只是因为她与大家格格不入,真是应了那判词: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人生如戏凤辣子凤姐是个熟悉的陌生人。书中她的戏份很足,嬉笑怒骂谈笑风生,几乎是宝玉之外的二号人物。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很陌生,因为但凡碰到一件事,我们会知道宝玉、黛玉、宝钗会有怎样反应,但唯独不知道凤姐会如何。这是因为她嗅觉太灵敏了,她非常了解贾母等当权者的心思,她做的选择不是自己的所思所想,而是揣测当权者的所思所想,或者说是主流。她一直在表演,反倒迷失了本心,恐怕只有面对巧姐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她的真实存在。所以,我们才能理解她对黛玉前后态度的变化,也能原谅她对黛玉的调包计和对黛玉之死漠不关心了。张弛自如俏平儿世上大抵坏人有心机有权谋,而好人瞎清高无能力,唯独平儿是个例外。她是一个非常善良有悲悯心的人,对任何人都能帮就帮。哪怕是对尤二姐这样的外来情敌,对凤姐这样一直打压自己的主子,也都尽其所能给予帮助。同时,她又是情商很高非常聪明的人,懂机变懂人心,能妥善处理各种烦难事物。她不但能处理好与凤姐和贾琏的三角关系(mission impossible),还能同时得到他俩的信任。除了佩服得五体投地之外,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平儿的结局也不错,真心为她感到高兴。无微不至花袭人我还蛮喜欢袭人的,她对宝玉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是丫鬟,是妻子,是管家,是姐姐,是母亲,还是宝玉的第一个女人。她很爱宝玉,把宝玉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像无处不在的空气,平时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却一刻也离不开。袭人是一个善良大方的女人,是千里挑一的贤妻。袭人当然有权利喜欢宝钗不喜欢黛玉,哪怕黛玉是女主;她当然也可以向王夫人提建议,因为从现实的角度看确实是为宝玉好。至于告密晴雯的事,并没有证据,我倾向于认为不是袭人做的。定海神针史太君如果说大观园是一个伊甸园般的天堂,那贾母就像一棵苍天大树,是这个天堂的守护神。贾母的存在是大观园内少男少女们天大的福气,她以一己之力对抗大环境里封建社会和儒家礼教的束缚,为大观园内的少男少女们提供庇护,让他们能抛开俗务,衣食无忧,远离烦恼,开开心心度过自己的青春年华。无论他们最后的结局如何,这段经历都是无比美好的珍贵回忆。贾母几乎是完美的,她虽然是儒家宗法的代表,却也对其他想法很开明很包容;她懂得欣赏美的东西和人,比如晴雯;她懂得用人之长容人之短,比如凤姐;她身处富贵却心存善念,比如刘姥姥和很多下人……数不胜数,她几乎是个至善的完人(对黛玉,我觉得老人家是把她和宝玉一样当小孩子养的,从没想过把她嫁给宝玉)。土地婆刘姥姥刘姥姥是另一个接近完美的人,白先勇把她形容为土地婆,我觉得非常贴切。她把大地的生机带进了大观园,使得大观园的贵族居民个个喜上眉梢,笑声不绝。尤其是她在宴会上的表现可谓惊艳,拉家常讲笑话对对联演小品,简直无所不能,把贾府上下逗得欢天喜地,乐得人仰马翻。这情商这机变这能力,最关键的是她还非常善良,这不是神仙谁能信?一定是最和蔼可亲的土地神,比那一僧一道有人气多了。
Btw, 开始一直遗憾《红楼梦》后四十回是别人续的,但现在比较认同白先勇的观点,不管是不是曹雪芹的原意,结尾的安排是不错的,写得很精彩的。

红楼梦读书笔记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