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子咏喇叭(古诗词日历 | 王磐《朝天子·咏喇叭》)

朝天子咏喇叭

朝天子·咏喇叭 来自古诗词日历 00:00 04:12 译文、赏析 / 严勇、音频 / 张佳

译文
喇叭,唢呐,曲儿虽短,声音很大。官府船只,来来往往,心乱如麻,全凭你来抬高身价。军队听到军队发愁,人民听到人民害怕。哪里会去分辨什么真与假?眼看着吹得这家倾家荡产,吹得那家元气大伤,直吹得水枯鹅飞,民穷财尽啊!注释
曲儿小:(吹的)曲子很短。腔儿大:(吹出的)声音很响。曲儿小腔儿大是喇叭、唢呐的特征。本事很小、官腔十足是宦官的特征。官船:官府衙门的船只。仗:倚仗,凭借。你:指喇叭、唢呐。抬:抬高。声价:指名誉地位。军:指军队。愁:发愁。因受搅扰而怨忿。旧时皇帝为了加强对军队统帅的控制,常派宦官监军,以牵制军队长官的行动,十分讨厌。哪里:同“那里”。辨:分辨、分别。甚么:同“什么”,疑问代词。共:和。眼见的:眼看着。吹翻了这家:意思是使有的人家倾家荡产。吹伤了那家:使有的人家元气大伤。水尽鹅飞罢:水干了,鹅也飞光了。比喻民穷财尽,家破人亡。赏析
这是明代大散曲家王磐的一首咏喇叭讽刺小令。朝天子,曲牌名。又名“谒金门”“朝天曲”等。原为唐教坊曲名,曾用作词牌名。
王磐的这支曲子,是朝天子曲牌最杰出的代表作。王磐也因此有了“南曲之冠”的称呼。
这首曲子的背景,正值正德间,宦官当权,船到高邮,辄吹喇叭,骚扰民间,遂作《朝天子·咏喇叭》一首以讽之。一二句,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官船来往乱如麻,全仗你抬声价。是说,喇叭,唢呐,曲儿虽短,声音很大。官府船只,来来往往,心乱如麻,全凭你来抬高身价。喇叭和唢呐,是两种乐器。其特点是“曲儿小腔儿大”。这种特点恰恰与宦官本事很小、官腔十足的特征非常相似。王磐抓住了两者的共性,加以发挥,从而达到了最佳的艺术讽刺效果。官船,即官府之船,暗示着宦官当权。“来往”二字,是宦官第一个令人讨厌的地方。即来来往往,次数频繁,民不堪扰。乱如麻,既指官船来往频繁的表象,又指出人民心中心乱如麻的本质。全仗你抬声价,突出了喇叭与唢呐的作用,暗示宦官倚仗皇帝的旨意,装腔作势,狐假虎威的丑陋行径。
三四句,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哪里去辨甚么真共假?是说,军队听到军队发愁,人民听到人民害怕。哪里会去分辨什么真与假?
宦官令人讨厌的第二个地方,即让军队愁,令人民怕。因为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传圣旨或者曲解圣意。宦官的这种监管军队,残害百姓的卑鄙行为,遭到了人们的一致愤慨。
末两句,眼见的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只吹的水尽鹅飞罢!是说,眼看着吹得这家倾家荡产,吹得那家元气大伤,直吹得水枯鹅飞,民穷财尽啊!
宦官令人讨厌的第三个地方,即吹翻、吹伤、吹尽民力财力,最后搞得人们家破人亡。到此,作者对天子发出警告,如果长期以往,必将家破人亡,威胁国家的长治久安。统治者必须要管理约束好宦官,处处照顾到民意,回到以民为本的思想上来,才能真正使人民幸福,国家兴盛。王磐的这支曲子,流传极广,对于统治者有一定的警醒作用。其艺术性极强,是朝天子曲牌中的千古名篇。遇见是缘,点亮在看

朝天子咏喇叭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