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的故事(民族团结故事|永远绽放的月亮花 ——记致力于民族教育事业的优秀教师刘晓玲)

民族团结的故事
 
对于那些充满爱与责任的人而言,有时岁月也不忍心伤害她们!电脑屏幕前的这位老师,自信、乐观,从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憔悴和倦怠,话语之间透露出灵秀的神采,言辞之中充满了温暖和笃定!

这就是那个一个人、一张讲桌、一份赤诚,在青岛第六十八中学默默耕耘23年的人吗?

这就是那个20年如一日,始终奋斗在内地新疆高中班教育一线、倾心呵护近2000名新疆各族学子的人吗?

这就是那个为了一个简单而崇高的使命,在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中穷尽青春却又不负韶华的人吗?同学们的眼眶都湿润了。
 
在这个深秋的下午,我们走近了她、记住了她——山东省青岛第六十八中学内地新疆高中班班主任刘晓玲,她还有一个美丽的维吾尔名字:阿依古丽。

如果说内高班是新中国民族教育事业中的“美丽诗歌”,那她就是为谱写这首“诗歌”而来的使者。

刘晓玲老师与中央民族大学严庆教授、2019级民族政治学硕士研究生进行线上交流

一生时间履行教育使命

人生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
                                                                                                                       ——斯蒂芬·茨威格 

在交流中,刘晓玲时常显现出一种“宿命感”。她说,我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内高班的这群孩子才来到人世的。

内高班,即内地新疆高中班,其办学目的是使新疆少数民族学生在内地接受更好的高中教育,将来能更好的为祖国服务。一批适龄学生从遥远的边陲来到内地接受高中教育,在他们的父母眼里,这不仅是孩子教育的延续,更承载着整个家庭的希望。

20年前那个盛夏的午后,当第一批内高班学生初到刘晓玲所在的学校,孩子们因千里奔波和水土不服而显得身子骨格外虚弱,本处于意气风发的十四五岁光景,却像一个个泄了气的皮球。此外,对家人的思念、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也在考验着这群孩子的脆弱心理。

刘晓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更急在心里,她需要为这群孩子做些事情。令刘晓玲没有想到的是,从接手内高班那一刻起,这些事一做就是二十年,而且还在继续着。内高班的孩子们毕业了一届又一届,很多老师的岗位也在调整,但刘晓玲还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这是时代赋予她的责任与使命,她可能需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完成。

山东省青岛第六十八中学的内高班学生——在海边快乐玩耍的新疆巴郎子们

两种身份诠释何为奉献

如果说内高班教育事业是一种”心”的冶炼,那么她在这冶炼中锻铸了最壮美的词句——”奉献”。

作为一名英语老师,刘晓玲深切体会到共同语言是建立良好沟通的先决条件。为了让内高班学生更好地学习普通话和英语,也为了能拉近与孩子们之间的距离,刘晓玲主动向“小朋友们”学习维吾尔语言,使自己能够和学生们以及家长直接交流;她还是第一个会唱维吾尔歌曲的本校老师,美妙的歌声让她迅速地走进孩子们丰富的内心世界,也让孩子们深切地感受到他们来到的是一个新家,这里对他们并不陌生。

刘晓玲和她的学生们在一起
古丽胡玛尔年纪小、英语学不好、思乡情切,还爱哭鼻子。刘晓玲利用课余时间,将古丽胡玛尔接到家里,给她买零食、做喜欢的饭菜,给她补习英语知识,白天带她去看大海,晚上陪她一起入睡……古丽胡玛尔至今仍记得,她生病住院,是领导老师们在她身边日夜守护着她,她情绪出现波动时,是刘老师第一时间察觉到,并找她谈心、疏解。

刘晓玲就这样陪伴、鼓励、帮助古丽胡玛尔,也见证了这棵“石榴树苗”茁壮成长。多年后的一天,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一名维吾尔族女生与沈阳当地市民共同帮助脑瘫女孩小欣月实现“到天安门看升国旗愿望”的感人事迹,那个维吾尔族女生就是古丽胡玛尔,也是刘晓玲时常牵挂的女儿——古丽胡玛尔。

刘老师眼中的“小买”,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上课回答问题时总是涨红着脸,每次看见老师都害羞地躲起来,是人群中最安静的那个“小可爱”。有一年,假期临近之时,他却突然主动向刘老师倾诉:“老师,这次回家,我想给妈妈买一份礼物。”正当老师好奇是什么礼物时,小买认真地说,“是药,妈妈得了一种病,我不会用普通话说,但我会写,是这个字……”

只见小买怯生生地在手心里写了个“育”字,刘晓玲摇摇头,表示没有这种病;小买鼓起勇气又写了个“贤”字,刘晓玲始终不明白小买的意思,但小买一反常态的主动沟通以及此时焦急的脸庞使刘晓玲感到事情绝不简单。“走,咱们去找,老师一定要帮你找到这种药。”刘晓玲拉着小买的手来到药店,面对着名目繁多的药瓶子,她一个接一个的拿到小买面前。最后,当小买看到“肾炎……”的药时,欣喜地喊道:“就是它!老师,就是这个药!我妈妈经常吃的就是这种药。”

这是刘晓玲第一次看到小买毫无顾忌地吐露心扉,也深深地感知到小买对远在新疆的母亲的牵挂。后来,到家后的小买打电话告诉刘晓玲,当妈妈得知是老师帮他买的药时,激动地哭了。

小买毕业离开之时,心细的刘晓玲在小买的包里塞了两瓶药,“告诉妈妈,保重自己!”火车开动了,小买大大的眼睛凝望着车前的刘老师,用力地挥舞着再见的手臂。随着列车渐行渐远,小买再也无法抑制满眶的泪水。

如果说新疆内高班教育事业是一条连接民族团结的纽带,那么她就是点缀在这条纽带上的岛城明珠。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对于班上在读的这群孩子,刘老师无微不至地关怀着他们;对于那些已经毕业的学生,他们的一举一动也牵扯着刘晓玲心里的那根弦。
 
从内高班顺利考入大学的小吾(此处使用匿名)被查出身患多种重大疾病,巨额医疗费和病痛的折磨让他难以承受。风华正茂的年纪却遭此劫难,令人心痛。“我也是从微信朋友圈中听说这个消息的,虽然我教这个孩子时间不长,但印象挺深的。”刘晓玲说。她迅速行动起来,在积极捐助财物的同时,将小吾的事情告诉学校和同学们,号召全校师生为他捐款。不到半个月时间,全校1600多名学生和老师都参加到了捐款的队伍里,刘晓玲和同学们纷纷表示:“在这个有爱的地方,学生就是老师们的孩子,内高班的同学也是本地同学的兄弟姐妹,不分民族不分地域,为家人做点事,应该的。”
真心地付出、真情地行动使这群孩子真切感受到刘老师的爱,他们用这世间最温暖的名字来称呼刘晓玲——“妈妈”。自此刘晓玲在“教师”之外,又多了一种身份,而这也是一份责任。

“三地家人”映射人性光辉

如果说新疆内高班教育事业是一代人的长征,那么这条长征路上凝结着行路者家人全力地支持。

 一提到家,刘晓玲总是说:“我有三个家,一个在学校,一个在青岛,一个在新疆。”

学校的家人就是她的学生和她的同事,这个家是她奋斗的地方,刘晓玲将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到了这里,学生们的喜怒哀乐牵动着她的喜怒哀乐。

青岛的家是刘晓玲和她的丈夫以及女儿笑笑组成的三口之家。刘晓玲坦言,这些年来最愧疚的事情就是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她也感谢爱人和女儿给与她莫大支持,是这份支持护佑她在这条路上安心地走下去。

在正常上课时间之外,刘晓玲还要利用周末时间举办活动、陪伴学生,在家的时间非常少。如果家人想见到她,唯一的机会就是同她一起参与相关的活动。刘晓玲说:“不知不觉中,家里人也被学生们的氛围感动了,喜欢上了新疆班学生。我老公喜欢摄影,所以我们新疆班学生搞活动的时候,我老公总是背个相机给大家拍照,我们新疆班的好照片儿,很多都是我老公给照的,那时候女儿小,跟着我们一块儿去参加活动。”

因为喜欢学生,所以学生们的爱好也成了她的爱好。刘晓玲会唱很多维吾尔歌曲,可能是经常在家里哼唱,不知不觉中,她的女儿都会唱其中的一些歌曲,特别是歌曲《花儿guldasta》:
                 花园里花儿朵朵
                 五颜六色美丽无比
                 采一朵又一朵
                 把一束美丽的花儿献给您
每年古尔邦节到来之时,丈夫和女儿就要思忖着为学生们准备什么样的礼物。刘晓玲说,“第一届新疆班的学生,每一个人得到了我先生买的英汉袖珍小词典。”到了第二届学生,刘晓玲的爱人计划给班里的学生一人准备一个装满文具的铅笔盒。那时候青岛大型的超市很少,为了凑齐这些文具和铅笔盒,刘晓玲全家上阵,商店一家挨着一家地找,文具店一家挨着一家地问,终于买够40个铅笔盒。

回到家之后,全家齐动手,将洒落一屋子的铅笔、橡皮、尺子挨个装到文具盒中。刘晓玲回忆说,“那种专注、那种虔诚,那种对新疆班学生的纯粹的爱,使我永生难忘”。爱人和女儿每年都陪着刘晓玲去学校同学生们一道过古尔邦节,同孩子们一起拜年,一起跳舞。如果新疆班是刘晓玲事业的长征路,那么这长征路的背后也凝结着青岛家人地支持和付出。

新疆的家由那些已经毕业的学生组成。内高班的学生在完成学业之后,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回到了家乡,奋斗在建设美丽家园、实现兴边富民、促进民族团结的各条战线上。多年过去,最初的学生早已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时代向前,瞬息万变,唯一不变的,是他们与刘晓玲之间的殷殷守望。

2016年刘晓玲来到新疆,曾经的内高班学生纷纷来看望她,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21个“内高班宝宝”,他们称呼刘晓玲为“青岛姥姥”。一些学生感慨道,有了孩子之后才知道刘老师当时呵护他们的不易。“刘老师的女儿那时才6岁,她回不了家,孩子由丈夫管。她真的一门心思扑在我们身上,把我们当做自己的孩子。后来等我走上教师岗位,也做了母亲,一边带着孩子,一边还要给学生上课,感觉精力不够的时候,我才深深懂得了刘老师对我们的爱。”

2004届毕业生古丽麦然木·伊力亚斯说。一些事情,只有当我们亲身经历的时候,我们才能体会到其中的艰辛和可贵。三代同堂,感触最深的还是刘晓玲,她说:“伸手抱住我们第一个‘内高宝宝’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宝宝也冲着我笑” 。爱和温情是可以延续的,刘晓玲把学生看作自己的孩子,学生也会把她当做妈妈,这种爱延续到下一代,她就是宝宝们最亲的“姥姥”。

我曾隔着屏幕向刘晓玲问道:“三个家,三地家人哪个对你来说最重要?”刘晓玲过了好一阵子才回复我:“三个家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因他们而流泪,因他们而歌唱,因他们而充实。”无分轻重,是因为连得紧。三个家,三地家人,家家都牵着同一颗心,一颗为了内高班教育事业、为了民族团结而燃烧的心!

三十三年岁月洗礼,愈二十载桃李成蹊!

当年班里最调皮的孩子努尔·艾合买提,考上了上海中医药大学,如今在阿克苏第二人民医院工作,成了当地受人尊敬的“努尔医生”。

那个爱哭鼻子的古丽胡玛尔,大学毕业之后,回到家乡阿克陶县,在县第一中学做了一名优秀英语老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故事向前延续。

班上那个害羞内向的男孩“小买”,学业有成之后,毅然返回新疆,在会计的岗位上为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燃烧青春。

内高班毕业生工作在各个岗位上
刘老师口中帅帅的“艾尼”——阿不都艾尼·艾海提,如今在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南疆分公司工作,他最怀念的事情是蹲下身子,将头靠在老师的肩头,因为那一刻,时光仿佛流转,他一下变回了十几岁的少年,那个可以紧随老师左右的天真少年。

同学们眼中的学霸班长——艾力江·阿卜杜卡喀尔迪,从南京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到金融系统工作,如今作为银行行长的他,依然保持着当年那份自信、阳光、温暖和感恩。

老师们赞不绝口的音乐才子——“木哈拜提录音机”,而今已是新疆小有名气的音乐制作人,用美妙的音符谱写着新时代的赞歌。

刘晓玲穷尽半生培育出的“石榴树”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散落在内地和新疆的各个角落,在不同的岗位上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发光发热,他们每一个身上都承载着刘老师的期待和汗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民族团结故事的宣讲员,都是民族团结故事的见证者,将来也会成为民族团结故事的主人公。

内高班毕业生工作在各个岗位上
翻开刘晓玲老师的朋友圈,处处能看到她对学生的关爱和祝福,学生们也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对老师们的感恩和思念。这不,首届毕业生法尔阿德以及2019、2020届的学弟学妹们得知青岛发生疫情,正在组织捐款,为母校的老师和学弟学妹们空运口罩呢!

和田的校友们为母校师生精心定制的“玫瑰花馕”已飞抵青岛;刘老师的维吾尔“儿子”图达洪从喀什给刘妈妈快递来了今年的甜枣,虽然包装盒破损了,但是一颗颗红枣中蕴藏着对刘妈妈满满的感激之情;教师节当天刘晓玲还收到了来自几千公里外新疆阿瓦提的鲜花和节日贺卡,卡上写着短短的几行字:“孩子们想您,感谢您,老师!”     

朋友圈中一张张照片诠释的,不仅仅是一份份礼物的珍惜与赠予,更是一种爱的循环与传递。
几十年来,刘晓玲用自己的举动来影响和感染孩子们的作为,让孩子学会无关地域、不问民族地去爱身边人,去爱需要帮助的人,去爱这个世界。在民族团结这项伟大的事业中,还有许多刘晓玲这样的奉献者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感人故事,这些人物和故事无不向我们传递着爱与被爱的永恒主题;同时,在爱与被爱中,我们变得更加温柔和透彻。

阿依古丽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月亮花”——盼望美好,祝福将来。月亮花从不在太阳下,在群花面前展示自己,它默默地藏在名花之后,更多地绽放在安静的夜晚,芬芳于温润的月光中;它执着于在幕后奉献自己,托起希望。

阿依古丽,绽放的月亮花,那不就是刘晓玲老师的另一个名字么?

                          作者 | 郭兴
                          顾问 | 青觉
                          主编 | 严庆

                          编辑 | 黄冠蓉

民族团结的故事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