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飞鸟鱼(在“月球表面”扎根是一种什么体验~~)

骆驼飞鸟鱼

《飞鸟与鱼》是齐豫作词并演唱的一首歌曲,曾入围第九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齐豫也凭该曲所属专辑《骆驼·飞鸟·鱼》荣获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演唱人”大奖。
在歌中,描述了这样一种景象——海天一色,昼夜交替,春夏秋冬是相连,地狱天堂是相对,暮鼓晨钟是并列。
你要问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地方吗?
有,答案就是——柴达木。

从郁郁葱葱的繁盛新绿,到铺开一片的泥土色深浅沟壑,再到最终单一仅存的耀眼黄沙连绵,一路上像是跨越了好几条界线。

好像永远也无法知道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究竟还能给人多少惊叹。沙漠戈壁把苍老和有力完美糅合在了一起,穿梭其中,仿佛能听到他那平缓均匀的呼吸,这片生命难以留存的土地,却散发着最深涌的生命力。
摄影|白建峰

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世上竟有如此简单却高贵的景色;若不是亲眼所见,也很难相信,会有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
这里的蚊子不止吸血,还喝油
守着素有“聚宝盆”之称的柴达木盆地,青海油田就在这无边的沙漠之中扎下根来,成为了世界上海拔最高、地质情况最复杂、地表条件最艰苦、工程技术保障最困难、油气储存条件最特殊的五最高原油田。
摄影|傅晓羚当地人形容这片土地是“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但真实的情况比这描述还要糟糕——平均海拔三千多米,由于没有植被,含氧量比同海拔地区还要低,各种工具不会因此变得轻一些,反而更加“不听话”。
开阔的沙漠里风也果决,从不顾忌人的存在,肆意卷起漫天黄沙。这里连蚊子都是野性的,隔着厚厚的衣服还能叮人,好不容易一巴掌打死一个,看到手臂上的黑红色印迹才发现它们不止吸血,还吃油。

但在问及当地石油人自己日常工作的难处时,他们却只是轻描淡写——“看不见绿色” “待太久心里会有些烦躁” “缺氧干活儿没那么得心应手”“蚊子可厉害了”“风沙大”…只听他们的描述仿佛都是很小的事,但真到了现场的人却知道,这些困难都应该有更适合的形容,他们从没想过要告诉别人自己的辛苦。
为中国石油献出的生命不在少数,但柴达木盆地是最多的
1954年,柴达木盆地迎来了第一批石油垦荒者。

他们喊着:“一卷行李一口锅,牵着骆驼战沙漠,渴了抓把昆仑雪,饿了啃口青稞馍”的口号,就这么在生存的极限边缘寻找着宝贵的石油资源。

随着第一口标志井——地中四井的发现,举步维艰的新中国看到了希望,中国地图上也从此出现了一个地名,冷湖,这也是青海石油梦的开始,至今仍然精神矍铄。

在冷湖四号地区的东南角,有冷湖四号公墓,这里长眠着自青海油田开发以来,先后因公和因病去世的400多名石油前辈。
大门题字:志在戈壁寻宝业绩与祁连同在,献身石油事业英名与昆仑并存。
纪念碑题字:为发现柴达木石油工业而光荣牺牲的同志永垂不朽。
公墓里有不少夫妻墓、父子墓。原冷湖油田管理局研究所党委书记陈自维、张秀贞夫妇在1950年油田刚勘探时就来到油田,后来妻子离世,被埋葬在沙漠里,丈夫便独自回到内地生活。临终前老人要求孩子一定要将自己的骨灰送回柴达木盆地,和妻子合葬在冷湖沙漠中;

还有一位从未来过这里的老地质专家,他在有生之年曾多次想来柴达木,均未能成行。最后一次他下决心时候,却被病魔击倒。最终他留下遗嘱将遗体埋在这里——他就是原石油部石油勘探开发科学院高级工程师黄先训同志。
在这里,让他们牢牢扎根的不只是6倍的引力
“为理想献出生命”曾经好像离我们很远,但这些矮小泛黄甚至有些残缺的墓碑若干年不变地屹立在这里,有好多话要说给来来往往的后辈们听。
经过几十年的辛勤耕耘,如今的柴达木石油人不用再担心迷路荒漠,也不用担心水粮耗尽,条件一天天变得好起来。

在花土沟就这个沟壑纵横如同月球一般的地方,石油人几十年如一日驻守这里。在月球,因为引力只是地球的1/6,人无法站稳只能漂浮,但在花土沟,让他们牢牢扎根的却不只是6倍的引力。

一位有着极甜美笑容的女孩曾经是南航的空姐,她也曾想过离开这片土地,独自在外闯荡了几年最终还是选择回到油田。好多人不理解,问她原因,她也只是笑着说“还是觉得该回来,家在这儿”;

“我也有过更好的工作机会,日常生活中也和普通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看剧、爱美、爱生活。”另一位女孩儿说起在这里工作的原因时,笑着道,“但就是不愿意离开油田。”那一份归属感和绵延的传承是她们的根。
像这样的年轻人还有很多,也许此刻的你还不能真切的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当铮铮铁骨的“高原铁军”列队时,当整齐的口号掷地有声时,当他们对你说“选择这里是因为觉得要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时,忽然便懂了:原来这一切根本无需置疑,原来这就是精神与血脉的传承,这就是石油人!

文|康梦颖
责任编辑|夏姜
END
本文欢迎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并请在文章前注明:本文首发于中国石油,微信号:CNPC-online,附上以下二维码。

骆驼飞鸟鱼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