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在哪里(中山大学是一所自由的大学吗?)

中山大学在哪里
这是母校中山大学校媒《中大青年》邀请我聊的一个话题。去年聊过“在中山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很多校友看过,有人觉得我是黑中大,其实不是,我是很爱中大的。现在《中大青年》给了我机会,我决定再爱中大一次。
聊中大得先聊广东。广东是她存在的背景和土壤。广东很早就是自由开放的地方。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都是广东人。这种开放体现在它受西方影响和浸润比内陆多。举个例子,内地人说“我先走”,有些广东人会说“我走先”。你走先谁走后呢,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里都没这样的说法,这应该是受you go first的影响。我大一的时候问同学“有没有吃饭”,按照汉语的思维习惯该说“我吃过了”,但广东同学说“我有吃饭”。这就是Yes, I have的影子。
语言和思维是互相影响的,可见广东受西方思维的影响和浸润比内陆多。过去说西学东渐,“渐”是一点一点沾湿,《诗经》说“渐车帷裳”,广东就是最先被沾湿的那一块。中大扎根在这里,校歌唱“白云山高,珠江水长”,那就不能不先被沾湿了。所以中大有自由开放的传统很正常,因为它是先行者,是排头兵,它“走先”了。
但“走先”不一定走在前面,如果老是以“走先”自居,还是很狭隘的。事实上,有不少中大学生有这样的想法,以自己是广东人为荣,有点看不上“北方”人。他们眼中,不是广东就是北方,甚至海南都可以算北方。不过这个问题也并不仅是广东人才有,北京人、上海人也都这样。这说明经济发达地区居民的优越感是普遍存在的。但实际上,这和个人没啥关系。而且,这也是和自由的思想相违背的。中大牛,代表不了你牛,中大自由,也代表不了你自由。
在广东,只要说你是中大的,就会处处受人尊敬。这种优越感会给中大学生带来“我慢”。中大学生喜欢提“陈寅恪”。但他不一定读过陈寅恪的书。他觉得他对陈寅恪很熟,熟就熟在他知道“恪”字念“雀”,其实他念错了,规范的念法还是“客”。没有研讨,没有考证,就人云亦云,人家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觉得很带感,也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来体现自己的自由。这其实是很不自由的。要自由,就要摆脱流行,不跟风起哄。我最讨厌的句式就是“什么是最什么的,没有之一”。啥时候能把“没有之一”去掉,也算在自由的方面往前迈进了一步。
但中大的确有她自由的地方。这种地方就是早就繁衍在这片土壤上的践行精神。践行精神在岭南先贤身上体现得特别充足。闻斯行之,说干就干,嘴泡很少,不像北方那么多。我有同学在广州创业,三天两头跑到北京找投资,投资人电话里说得天花乱坠,来了北京不给钱。
要说自由,一定是重践行,薄空谈的。中大校训里的“笃行”,当之无愧。“慎思”方面可能要马虎一点儿,因为多思的人往往行动力跟不上。所以像“你们有一点好,跑到哪里都比别人快”,这个中大是当得起的。
但中大的自由还不太够。这依然和她立足于广东这块土壤有关。广东人乡土情结比较重,但不是说他们不喜欢离家。如果能移民国外,广东人跑得比谁都快,但如果不能,他们就老老实实待在广东,绝对不往北方跑。“移民如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这些年可能好些,但我读书的时候是这样子的。
因此,岭南和北方有文化上的隔膜。他们看电视,看明珠台、翡翠台,不看央视,一般人不炒楼炒股的不看新闻联播。有个大学室友,快毕业了都不知道赵本山是谁。硕士同门快毕业了才第一次到北方。很多人心里有这样的偏见,认为北方的文化很土。像小品相声这些,都是很俗气的表演。他们不大听郭德纲的相声,倒多听黄子华的栋笃笑。
这种心态也略显狭隘。它也和自由的精神相违背。中大之所以能“走先”,就在于她融合了不同的文化,彼此之间产生了碰撞和较量。长此以往,“走先”的优势就全没了。其实,比起清华北大,中大也很难说她的思想更加自由。我说的是很难说,不是比不上。因为这个也不太好比。
要谈自由,得有比较。要看是和湖南师大比还是和耶鲁、斯坦福比。但不要误会这句话的意思。如果认为中大就比湖南师大、山东师大自由,就没耶鲁、斯坦福自由,这样的想法就是很不自由的,很俗气的判断。
物质条件,硬件设备,师资力量,当然都有差距。但自由的思想并不直接和这些挂钩对等。自由体现在对世界的理解和看法上,体现在考量问题的角度上。大家都说你没马云富有,你承认这个观点,那就说明你的思想还不够自由。因为富有包含很多维度,在货币财富上,你没有马云富有,但在生活闲暇上,马云可能没你富有,在身体健康方面,马云更不一定比你富有。如果狭隘地理解富有,人生就不得自由。因为你只能朝一个单一的维度上去用力,没有腾挪选择的余地。
说一个学校自由不自由,相当于把学校人格化了。但学校毕竟不是一个人,那么就只能从走出来的学生身上考量这个学校的自由程度。但一个人有多自由,在今天这个时代,其实和学校关系不大。
二十年前的时候,关系很大。那时候学生只能通过周围的同学、老师、图书馆获取信息。获取信息的渠道多寡和自由有很大关系。自由意味着对法则的深度认知,这种认识必须通过获取信息来实现。在前互联网时代,学校对一个人的气质的影响和塑造有近乎决定性的意义。但今天不是了。今天很多人获取信息的最重要渠道是互联网,学校在影响学生的气质和眼界方面的作用不如以前那么明显了。
除了获取信息的渠道之外,一个人在多大程度上自由还取决于自己。一个人要完善自己的自由,需要两方面的能力,一是对世界的洞察,二是对自身的了解。前一方面,需要有获取信息的渠道,需要有看世界的机会;后一方面,需要反观自省的能力。在这个时代,除了生存在边远山区的人之外,很多人能否自由地生活,主要的限制在后一方面,不在前一方面。
真正自由的人,不会让出身成为自己的限制,不会给自己贴死一个标签。一个人不会因为中大自由而成为一个自由的人,也不会因为中大不够自由而不能自由。自由是由己不由人的。一旦由人,由外部因素,就不是自由而是“他由”了。
中大是块好牌子,但我衷心希望,每一个中大学子都不要指望单靠中大这块牌子来点缀未来,要由自己,不要由中大。你找到一份好工作,应该是凭自身的能力,而不是凭你是中大的;你受到别人的尊重,是因为你的为人处事,而不是因为你毕业于中大。这样,一个人才能完善自己的自由。因为你自由,中大才变得更加自由。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王路,公众号:i_wanglu,转载请通知[email protected],并将本段话一并带走。

中山大学在哪里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