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月色撩人(池塘年选 || 小米阿哥诗歌(10首))

清穿之月色撩人

小米阿哥 

无所谓离散,请把火车开往春天

个人简介:小米阿哥,客家人。天涯路上,诗酒相伴。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Country Ballad Tilmann H?hn;Frank Haunschild – Yebo –> 编者按(阿水)
        在突围诗群与阿哥是初见,那时,我正迷恋清穿小说和电视剧,一眼见到阿哥,激动得以为穿越了,言来语去三生有幸之余相见恨晚,差一点比翼双飞,后来有些遗憾,做了水妹子。
        我在同题班和蛙群排名都是十六,而阿哥也是十六,只是阿哥比我更重感情,他把他的情,化在每一首面目不同的诗歌里,极淡,像烈火焚烧后的青烟,被风吹散后的一点残影。不论是《春光》中燕子成双又分飞,还是《那首未写的诗中》刻在胸骨的名字,以及《在南方》、《笔记簿》、《秋意浓》、《睡前诗》、《在车站》无一不是点点滴滴离愁、未尽情缘之撼。
        阿哥的诗看着浑不在意,似乎逍遥世外又好像吃遍人间烟火,所选十首竟然除了《回乡偶记》没写爱情,即使是《齐天大圣》也不免带上了白晶晶是老孙的劫,还有《慈云阁》里的和尚尼姑。看阿哥在《那首未写的诗中》写到:
一须臾,一刹那,栀子花谢菊花黄。
无需来生,
刻在胸骨的名字,便将拭去。
走着,走着,
同路的人就散了。
只有风中的蔷薇,无所谓蝴蝶、蜜蜂,
无所谓秦汉、唐宋。

        掩卷,窗外夜色阑珊,今天天气回暖,又一年的春节包裹了我们,仿佛笋衣,包一层老一层。
        除了你不能宣之于口的爱人,都在远去,孤灯下的我、你、他,世界仿佛静止,人与人之间,除了互联网,似乎再没有了其它。

从真性情之诗到明心见性  
——浅说小米阿哥的诗
高梁
 
        一直都喜欢小米阿哥的诗。因为小米阿哥的诗写得见情见性。都是性情之作。让人读着畅快。让人心随诗动。这种性情之诗在我看来已经有了“势”。这种性情已经不是肤浅的感情表达。而是融入了自己的人生观、历史观、世界观。这个“势”也可以称为“气”。是小米阿哥独有的诗歌之气。

        小米阿哥的诗绝不拖泥带水。直接、顺畅,不纠缠于细节。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小米阿哥写诗做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立马千言,立等可取。

        诗歌读着顺畅不见得是好事。读者没有歇脚之处,当然也就没有思考的时间。从而不能深入挖掘诗人诗中的言外之意、语言包裹着的思想。有损于对诗歌的理解。

        但小米阿哥似乎并不在乎。在《齐天大圣》中我看到了现实与理想的冲突,理想之高邈,人生之多艰。在现实中,人们的理想也并未泯灭。其实,另一个升天入地的猴王从未离去。从“白晶晶、无底洞、火焰山、通天河”这样通俗的词语来代表人世的种种,可知齐天大圣其实是在游戏人间罢了。

        诗人为什么说游戏而不是修行?我想是否诗人的思维从猴—石头—-红楼梦这条线,想到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结尾无疑是蜡炬成灰愧说泪。

        这样解读后,我想小米阿哥虽然写得通俗易懂,但其实他并不考虑读者。没有一心想着如何让读者读懂。这样的人写诗就是因为喜欢。事了拂衣去。

        因此小米阿哥的诗看不到雕琢的痕迹。读他的诗,我不会想这句话是否在别人的诗中有同样的表达;不去想它运用了哪些技术;不去想这首诗是否经典。只因其诗中的真性情抓住了我。在大众写诗的当下,很多短诗我都没有读完过。而小米阿哥的诗,只要看到的,我都会从头读到尾。

        小米阿哥就如同齐天大圣,并未被生活的大山压垮。也许是因其生活已经富足?在我看来他是在精神中生活着。想的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会在《春光》里给他来信;他看到的是疯子安睡、哑巴寻找声音(《那首未写的诗》);他遗憾的是今生还没到达星球的另一面,没有遇到另一个自己(《笔记簿》)。自这些诗句中我们可以看出,小米阿哥写诗其实就是为了修行,为了在诗中安放自己的精神世界,而不是为了什么油腻的远方。

        在诗歌建造的精神世界里,诗人的思想一再升华。“我的死敌,只剩下自己/我的胸膛,只有自己可以抚慰”。这两行诗,可以写下万言的解析,但解析肯定破坏其中浓浓的诗意。 因为推出的是小米阿哥的年选,而不是我的诗评。看诗是主要的,读评是次要的。就写到这里吧。

千江自流而月闲  
——小米阿哥其人其诗
白玉汤

        小米阿哥,居东莞,09年初识于突围诗社论坛,与王胡子、还叫悟空并称。其所职公司董事长乃衡水人,故常饮老白干,亦染燕赵侠气之风,将其17年诗选十首嘱小白论之。
小米阿哥,至情至性之人。尝有诗中人曰赵小雅,疑为阿哥风流韵事。小白者,赵人也,钩弋夫人故地,因杂务久离诗坛,云经立老师曰从诗回,今始于小米阿哥。余观其诗,柔和细腻,诗意盎然,若白云出岫而笔灿,千江自流而月闲。一词一语,皆化于烟景,一颦一笑,皆成于天然。

        所谓年长益壮,白首之心不坠,岁增不减,青云之志油然。惜少不识小米阿哥,赵小雅之未遇。兰芝杜若使人叹息,足令小米阿哥“只有自己可以抚慰。”色鱼尝莆田一见,道阿哥“人真不错”。

        久不文字,苦之甚矣,仓促交稿,诸公莫笑。

1《齐天大圣》
  
没有如果。
我来,不过是一滴露水,一块石头。
我去,无踪。
上天入地,纯属游戏。
另一个美猴王,
终究,弃我而去了。
只有紧箍咒、筋斗云,伴我西游。
只有白晶晶是俺老孙
躲不过去的劫。
无底洞、火焰山、通天河、
宿命,又算得了什么?
抵达雷音寺,我就转身回花果山。
让别人去长生不老吧。
让不可思议的孤独,见鬼去!
让玉帝老儿、太上老君、二郎神,见鬼去!
我跑,我跳,随我欢喜。
我抓头搔耳,我仰天长啸,哟嗬——
五百年后,蜡炬成灰。

2《春光》
 
一日三餐,
无所谓萝卜、青菜,
无所谓鱼、熊掌。
不如伫立风中,等一朵花开。
不如焚了少年的诗稿。
不如站在屋檐下,看燕子成双,分飞。
春有时,夏无度,
谁还在乎
蝴蝶的盛宴,走兔的悲欢?
再等一场夜雨吧,
蛰伏的青蛙全都醒来了。
失散多年的兄弟,将给我来信。

3《那首未写的诗》
    
天涯尽处依是远方,
来一场雨吧,让迷失的河流重现。
万物稍纵即逝,
惟时光无形,无色,无极限。
等来日,说爱与不爱,
今天先擦肩过去。
等悲白发,再敲你的门扉,
无语相向。彼此都乱了方寸。
那一刻,
飞鸟死于黎明,归于尘土。
疯子正在安睡。哑巴寻找自己的声音。
余生之年,谁人
不为春宵所困,不为宿命所苦?
更高的星辰,令我仰望。
更孤独的狼,踉跄在荒原。
一须臾,一刹那,栀子花谢菊花黄。
无需来生,
刻在胸骨的名字,便将拭去。
走着,走着,
同路的人就散了。
只有风中的蔷薇,无所谓蝴蝶、蜜蜂,
无所谓秦汉、唐宋。

4《在南方》
 
多少楼台、庵寺、长亭,
在烟雨中化为轻尘。
不堪落寞的英雄,
终将死于自己的刀剑。
为了重生,石雕的朱雀扑向火焰。
纵使,枫桥还在,
商贾、旅人、官宦,皆无心夜泊。
星光熠熠,无处思乡。

打着油纸伞、款款而行的小青,
早忘了峨眉和西湖。
唯有,开满庭院的蔷薇、月季,
还能刺痛她的肌肤。
无所谓离散,请把火车开往春天。
只是时光催我老,天涯尽处,月色撩人。
只是他乡陌路,
梅子正熟,煮酒为谁?
 

5《慈云阁》
  
左手敲木鱼
咿呀诵经的老和尚,自北方来
传闻,他越过红尘、时光和似曾相识的人
于某个星夜,抵达这里
一个香客也没有
的时候,他就脱了袈裟
换上居士服,给菩萨上香、叩头
许大誓愿
圆寂前一天,突然
来了个老尼
接过他的衣钵
将他葬于更高的山上

6《笔记薄》
  
穿花衬衣留长头发那些年
动不动就在人群中
呐喊、缄默、为祖国操心,偶尔胃痛
直到倾城的女人,扔了我
写给她的诗稿,路上见了装不认识
于是自知,除了青云、笔墨
我不过是个秀才。骑的那匹瘦马,嘀哒哒
嘀哒哒,到今天也还没去到
星球的另一面。今生所遇的每个人
都不是我自己

7《秋意浓》
 
这个季节,萝卜更好吃了。
女儿生日刚过。
大风起兮,分不清落叶与蝴蝶。

不想春天的事,也不管到底
输了多少麻将钱。
走吧亲,打酒去,给白鹭点赞去。

披了寒衣,独自赏月。
古往今来的英雄,只留下名字和尘土。
爱我的人,想必三生三世。

 
8《睡前诗》
   
即便无人抵达,开在深山的花
也不会尖叫。很难想象,没有我的世界
怎样地静寂。蝴蝶
云雀、麋鹿,各自发呆
芦苇在风中凌乱。惨白的羊骨
散落在草丛。再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
我的死敌,只剩下自己
我的胸膛,只有自己可以抚慰

9《回乡偶记》
   
不要惊扰花间的蝴蝶、黄蜂
父亲种的紫茉莉、葱兰
都开得极好。母亲为这,天天吃醋
她哪知自己,竟是父亲最拿手的月季
 
不要试图悲悯落日
随处可见的野蒿,长得比人还高
即便蟋蟀、赤练蛇都死了
它们也还飘摇风中,不肯枯萎
 
不要打听谁谁,还活在人世
失踪多年的杨瞎子
摇晃着归来时,只有瘸腿的邱老八
迎上前去,向他致敬

10《在车站》
  
都是过客。
张三往生,李四赴死,王五尚且徘徊。
带着鲜花上路的少年,
怎知夏绿蒂,早将他背弃。
丢魂的阿廖沙,
连自己的名姓也忘了。
长得极像我的男子,
他找啊找,找啊找,从背包
找到一张
三十年前的单程票。
只有墨丘利,是幸福的旅人。
所到之处,莫非故土。
所爱之人,不是杜丽娘,便是崔莺莺。

 

 本期编辑:阿水

  苹果,扫码。。。就会留有余香
                                                                      

清穿之月色撩人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