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的新生活(可算是知道曹雪芹为何要删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了)

黛玉的新生活

老书新读
蒋勋《细说红楼梦》

王熙凤

      王熙凤的精明能干是毋庸置疑了。但,一方面看她熬心竭力处处捞钱,一方面,有人关说,她又毫无原则。譬如说,元春省亲时买来的和尚道士,原是可以放出去的,贾芹来关说,她就毫无道理地决定,把和尚道士们养起来。又譬如说,贾芸被安排去养花,一批就批二百两银子,实际贾芸买花买树,总共才支出五十两。

     看到有朋友为凤姐抱憾,认为她若生于现代,绝对是一个好的管理人才。咳,怕是不能够吧,凤姐对帐目支出,完全没个成本概念啊。

     看凤姐管理一个光掰指头就能数清主子的荣国府,每日起早贪黑,那叫一辛苦。再看贾母过生日,指了尤氏帮忙,外加一众婆子媳妇,尤氏和凤姐都能忙到一整天没顿饱饭。看完一对比,就没法看现在的宫斗宅斗文,太浅薄了。

     七十二回,说宫里来了个小太监。贾琏和凤姐都倍感疲累,宫里来人实在频繁,贾府要撑不住了。读到这里,突然跳戏,串到吴思老师的《血酬定律:中国历史中的生存游戏》。说封建王朝,最终走向没落,有两个最为主要的矛盾,一是土地与人口。土地有限,人口暴涨,粮食不够,动乱的“因”便种下了;二是,愈是王朝末期,依附体制吸血的白役便愈多,这帮数目惊人的差役,正式收入很微薄,所以就靠巧取豪夺,圧得被统治阶级没法喘气。也就是说,统治阶级的人数,远超过了被统治阶级。

     太监当然只是一个“役”,然而他可以正大光明来贾府打秋风。贾府累及五世,人情开支早已超出原有收益,因此,贾府大厦将顷,是无可挽回的命运。
袭人

     以前看到一个观点,说,这个贵族小姐哈,只会吃同阶层的醋,譬如黛玉,只会醋宝钗,而不会醋袭人。当时觉得这观点,有点道理,袭人被内定为姨娘后,姑娘们都来道喜。可再看,不对,那为什么王夫人不喜赵姨娘呢?赵姨娘也是丫头出身,莫非,赵姨娘纯粹是做人失败?

     然后想,也或许是,无论宝钗也好,黛玉也罢,跟宝玉,都暂未确定关系,现在就跟一姨娘醋上,毫无道理。再一想,也不对,以黛玉的性情,她若要恭喜一个人,必是真心实意的,绝不可能明面来道喜,背地却气到呕血。

     再看有人分析袭人结局,说相比起来,她的归宿要好一些。且慢,且不说袭人从豪门姨娘,落到社会最底层的戏子老婆,单说蒋玉菡,就不是良人。

     蒋玉菡,职业是唱戏,扮的是旦角,与北静王交换过汗巾子,又与宝玉交换过。和宝玉交换,尚可说是小孩子家,懵懂无知,北静王是何人物?他会随意赠一旦角茜香国女国王贡奉的大红汗巾?

     因此蒋玉菡此人,在社会地位上,处于被狎玩狎弄,在自我性别认知上,应该也存在困难。全书主旨乃“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书中所有女性,都难逃“悲哭”下场,袭人绝不可能独得一个“好”。

     同妻,应该是袭人的命运。

尤二姐

     读到尤二姐出场,不禁想到秦可卿(好,终于点题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被删,从前读来有憾,不知她是如何被“淫”的。这次再读,细看了二姐、三姐是如何被贾珍贾蓉父子相淫的,顿时就能理解秦可卿的痛苦了。

     从《红楼梦》整部小说发展来看,删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是合理的,并非是为掩饰秦可卿什么了不得的身份,秦可卿与尤二姐的命运,是一样的,用不着重复赘述。再者,尤二姐出场的关联度,要远高于秦可卿,因为二姐还串起了贾琏以及王熙凤,尤其在设计二姐之死时出现的小人物张军,为王熙凤日后的命运设下草蛇灰线,这是单一个秦可卿的角色所不能及的。

三个认同点

     读到最后,有三点个人比较认同蒋勋。

     一是,《红楼梦》自第一回到第五回,应该是全书一个总概括。这几回里出现的人物甄士隐,应该就是作者的缩简化身,从家道殷实,到一朝没落,最后随僧而去。第五回,警幻仙子公布了众人的结局,从第六回开始,故事才娓娓倒叙而来。

     二是,十二个唱戏的小姑娘,后来配人的配人,出家的出家。先时以为,出家那几个,命运幸或会好一些,今日再读,感觉又是一场悲剧。

     为啥?

     《红楼梦》里,就没写过正经的空门中人,什么魇胜害人的马道婆,什么来打秋风的尼姑子,这些本该远离红尘的修行之人,实则最为世俗。明清小说繁荣时期,以尼姑为客体的艳情小说,不胜枚举,姑娘们随了这些姑子去,会不会开启另一场悲剧,谁也说不清。

     三是,香菱的结局。

     第八十回写,香菱挨打,夏金桂和薛姨妈吵架,宝钗劝她妈,把香菱收她这边来。

     蒋勋认为这不大符合宝钗的性格。按香菱的判词,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香菱应该是活活被夏金桂折磨死的,宝钗并未出场。须知宝钗,一个吃冷香丸长大,在大观园被抄检翌日就立刻搬出,绝不沾染是非的女子,又如何会在快结局的时候,转了性子,插手哥嫂房中人的事呢?毕竟她一大姑娘,迟早是要嫁人的,又及,夏金桂何许人?小姑子插手她管房里人,还不叫嚷得世人皆知?

     如此一想,天啦,香菱未免也太悲了吧。但是,有道理。

同人文

     《红楼梦》是部大悲剧,读完心中有憾,想找点糖代偿,实属正常。我也不例外,读完就去找,有没有好一点的同人文。

     结果,遗憾。

     大部分同人文,对宝玉黛玉这一对重新着墨,都偏离了曹公的初心,几乎都讲他俩另结他缘,各自发展美好生活。

     我理解大家想要嗑糖的代偿之心,否则我们为什么要找同人文?但是,私认为,糖要出现得合理,才有磕的动力。

     在曹公的故事里,宝玉黛玉,一个前世是神瑛侍者,一个是绛珠仙草,此世为人,是有劫要历,分不开的,把他俩分开,琵琶别抱,完全背离了原作设定。

     另一类就更别提了,黛玉不仅琵琶别抱,安排的新男主还都很……和黛玉一起打造新生活,当上总经理、出任CEO……朋友们,黛玉自始自终,就不曾在意过权力与富贵,她只看重她的心,和宝玉的心,突然把她降低维度,让她关心起王权富贵来,这叫心水红楼的读者怎么适应?

     那要怎么写,既能得一个好结局,又不违背曹公意图,还能延续《红楼梦》精神呢?

     也有路子啊。《红楼梦》本就不那么写实,故事本就有神话因子,那就延续神话的路数嘛。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是第一世,缔结了灌溉之缘;贾府是第二世,来偿恩还情;甚至第三世,曹公都给出了,十二金钗,各拈一花,死后是要变花神的,那么第三世,完全可以写神瑛侍者历劫成功,元神归位,与十二花神天宫再会。

     黛玉因偿还了浇灌之恩,不再整日哭泣,她那些美好的品性,如才情、机敏、聪慧、幽默……得到放大,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人见人家、花见花开的花神,与神瑛侍者三生三世,修成美好大结局啊。
     有没有太太写这个版本?有的话麻烦请吱我一声。
—THE END—

黛玉的新生活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