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乡大学城(良乡大学城规划工作过程回顾系列—肆篇)

良乡大学城

引言:大学城规划这个题目类型大家相对比较熟悉,不新鲜。但是从时代和地域的角度看良乡大学城的规划又具有了非常典型的意义。本次规划工作正处于我国城市建设领域关注点由增量转为存量的深度探索时期,也处于北京市规划目标与价值观深化改革与锐意创新的关键历史时期。
良乡大学城以“打造世界一流的科教及产业融合新城”为发展目标,通过对世界一流大学城市的案例分析和盘点,我们发现世界一流大学城市具有的众多特点中归根结缔都离不开“开放式大学”这个关键的话题。
是格局开启了一个时代,还是一个时代催生了一个格局?良乡大学城从最早期的规划定位就是开放式大学,不是大院式的组合。但是,大院思维惯性的潜在影响,大学入驻建设后,并没有直接催生出开放式大学园区融入城市的结果。
走向开放是一个口号还是一个行动的开始?
以下,从校园空间价值、校园开放共享、城市能级提升3个方面谈谈对这一话题的理解。

一、大学校园空间已经是宝贵的存量资源,注重自身品质和多向内涵的提升至关重要
为了促进高等教育发展,政府、学界做了很多探索。90年代开始,到2005年左右,大学校园合并浪潮此起彼伏,以规模扩张、学科整合为主要特征;在城市建设进入了资本扩张时期后,借助大学建设的带动力,纷纷为学校建设新区,打造了高等教育组合优势,而同时代的大学城建设,数量相当可观,从空间上改变了过去传统单一大学独立存在的现象;之后,白手起家新建大学的现象相对较少,我国的高等教育体系基本处于稳定时期,社会对于高等教育需求度相对平衡。
我国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是高等教育相对集中,随着我国对于国土空间的使用方式、管理方式改变,未来的不可建设的空间会更多,可开发建设的边界会更为有限。神算式、预测式的假想规划预判会逐渐退出,城市开发边界内的空间将会通过更加精细化的设计、组织、运营,来补充过去城市发展的短板问题,来应对人本社会的空间公平问题,来解决导向清晰的发展核心问题。那么,城市空间中能够给高等教育大尺度供地的现象会很有限。
所以,我们会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高等教育空间扩张时代基本可以宣布结束。现有的大学资源都是宝贵的存量资源。
1.自身升维——大学校园空间的人文特色和空间质感值得提升良乡大学城包含5所大学,学科差别非常明显,都有各自的特色。现在几个学校的校园环境良莠不齐,空间质量一般,并没有充分展示和发挥出校园空间的独特人文价值。
学校不是工厂,生产从事劳动的生产力。而是充满人文氛围、充满特色的人才孕育基地。我们应该从人的感知视角去理解校园空间,用丰富的手法去构筑学校本身的空间魅力,让校园空间具有感染人、潜移默化的魅力,成为每一个学子以及在地居民、外地游客心之向往的打卡地。
良乡大学城内的校园空间建设还有提升的空间,如何营造出更有意义的空间场所,如何塑造富有文化气质、富有独特魅力的个性空间环境,依然值得深深思考,付出实践。
2.高品质的城市公共设施与活动匹配更能提升学校的归属感、认同感大学校园空间已经是存量资源,需要盘活校园的存量空间为校园发挥更大的城市价值打好基础。在良乡大学城的规划工作中,我们尝试了通过建设集约的方式,为未来校城融合的空间需求做出准备的规划思路。规划通过严格计算五所高校基本办学建筑规模的基础上,为高校预留充足的增量发展指标,同时鼓励未来校园可以通过提高基本办学空间建设强度的方式,腾挪出校园存量建设用地用于校城融合发展项目建设。

二、校园开放共享是时代发展的主旋律,打开围墙任重道远
1.校园开放与校园围墙围墙不是大学独有的问题,而是我们城市中大部分街区中显而易见的特征。城市中没有围墙的街道是很少的,除了过去一个楼挨着一个楼建设的街道以及现在主动营建的高度公共化的商业中心、商业街道外,大部分建设单位都是建设围墙的,都是用围墙来强化地域的管理属性和安全保障。
我国可能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不设围墙的大学。国外的大学如何融入城市也做了很多的探索:有的跟城市融合好的大学,楼体就是街道,楼体就相当于校园安全的边界,比如牛津、剑桥;也有的大学确实没有围墙,但是有界定边界的一些要素,这样的校园虽然感觉独立,但是也能给城市带来和谐的感受,比如埃因霍温的理工大学;也有的大学由于过于开放,带来了校园安全的问题,最后又把学校围墙重建起来的,比如纽约大学。这些都是大学如何更好的融入城市的尝试。
“打开围墙”看似一个物理活动,其实背后受到政策、管理、安全等因素的影响不能忽视,尤其2020年我们经历了抗击疫情的过程后,这个话题又变得非常敏感。
2.校园开放与校际开放过去良乡大学城内大学之间是无法通过认证通行的,校园开放首先应做到校际开放,也就是校校融合。组合在一起才是强大的存在,学校之间的学科共享、学科交叉式很好的现象。通过校校融合,激活学校本身的空间价值。促进校际之间学习和活动开展的自由,这是校际融合的意义。
3.校园开放与设施共享良乡大学城大学内的文化、体育设施相对建设标准比较高,管理方式统一,是可以通过不断的开放,向市民共享。学校本身应该充分融入城市,达到设施共享,补充城市发展本身的设施短板历史问题、设施管理方式落后问题。
4.校园开放与校园安全校园开放是校城融合的需要,校园安全直接影响打开校园围墙的可行性。笔者20年前上大学的时候,大学没有实现高密度的摄像头监控,学校就是完全向社会开放的,可以随便出入。校园的中心小公园,就是很多大学愿意去散步、休闲的地方,由于比较私密,但是这里面也产生过社会人员干扰大学生的危险,学校通过治安巡逻队的形式保证安全,也提醒大家这里是夜间相对危险的地区,所以,一个学校内也有安全隐患。
回到良乡大学城,未来如何如果打开围墙,还需要一系列的技术支持与管理支持,打消所有关于安全的顾虑。我们能够了解到,网络时代下的信息捕捉、采集技术越来越精确;我们的网络相应速度越来越及时;我们的部门联动效率也是越来越高。这些城市大科学的进步,能够为未来的开放共享提供优良的基础。

三、城市更需要提升自身的能量和魅力,达到校城融合共同成就
如何让学校对于城市和地域有归属感,让学校的学生、老师对城市有认同感,这个粘性作用不能忽视。
1.网络时代已经使师生需求产生了很大改变基础性必要活动:上课、自习、参加培训、考试、餐饮、锻炼等。
拓展型文娱活动:兴趣社团、文体俱乐部等。
学校师生需要什么样的城市功能?过去,在网络还不发达的时代下,校园内的师生还是非常愿意去城市中参与更多的活动,比如吃顿烧烤、看个电影,买个图书,买件衣服,上网包宿。逛个图书城,都是半天的活动,选书,看书,为了省钱,不舍得买书,做记录。
现在,书店、商场、餐饮、上网等这些基本上对于师生的吸引力有限,不需要走出学校就能够很好的完成这些需求。可能看个演出、看个景点、看场电影还有进入城市的必要。
2.高品质的城市公共设施与活动匹配更能提升学校的归属感、认同感学校师生需要城市提供的并不是狭义上的消费场所,而是广义上的精神场所。根据相关研究报告,我们发现,现在大学城走出城市参与的目的地型活动参与居多,常态型、习惯型的活动参与较少。
学生参与城市的还是城市的活动本身,就像现在的所谓的体验式购物业态,购物已经不是最主要的吸引点,购物活动、餐饮活动基本都属于休闲产业、素质拓展产业、培训见学产业的副业。所以,参与什么城市活动,城市活动是否有吸引力,是学生能否走出城市很重要的一步。
房山区良乡组团属于建设较早的城区,从过去的建设活动方式、城市建设效果来看,确实相对平实,缺少了一些特色和魅力。城市改善活动处于持续升级的状态、城市小型广场、城市滨河景观提升等内容,确实对地区环境品质有了较大的改变,但是城市综合活力聚集的效果,确实没有发挥出来,更谈不上富有地域特点的各类人文活动。
这是一个遗憾,也是一个很好的机遇。良乡拥有悠久的历史,老城内还有比较突出的文旅资源,如昊天塔、文庙、建国初期的工业大院;良乡拥有优秀的蓝绿空间本地,区域内绿化空间充分,三条河流穿城而过;良乡拥有非常便利的交通支撑条件,如房山线、副中心西延线等。应该依托重点文旅资源做文章、围绕优质的开放空间本身做文章、依托重要交通节点区域作文章,打造具有混合活力的一些吸引能级,实现区域客厅效应的吸引力。通过人文活动魅力、城市公共设施的方便程度、良好的城市空间风貌特色,吸引学校的师生走入城市,参与城市的活动。

小结:我国还没有哪个城市提出自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学ip城市,大学是一个城市的重要发展要素之一,但没有成为城市的代言人。
校园走向开放,实现校城融合不仅是个敏感的话题,更是一个需要持之以恒坚持实践的课题。良乡大学城是房山区的发展重点,要充分理解大学的宝贵空间,提升校园的魅力,促进学校之间的交往流动;充分理解校园安全与城市安全的相辅相成关系,促进城市居民走入校园;充分理解校城融合的终极状态,提升城市粘性,促进校园师生走入城市,实现学校与城市的共同成就。
用传统的龟兔赛跑故事作为启示,我们不应该以步伐更为矫健的兔子为参照,反而应该做那个脚踏实地,永不言败的乌龟,持续迈着正确坚实的步伐,朝着目标稳步前进。这样,我们才会真正的走在校城融合的开放大路上。

良乡大学城规划分别从规划工作过程回顾、规划技术内容总结两个方向进行梳理,后续会重点从技术创新本身陆续整理推出项目规划编制的相关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在路上

良乡大学城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