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龙门阵(重庆城的老龙门阵)

重庆龙门阵

1鼓板响,说一声,请客雅静听我把,重庆城,说个分明巴子国,都江州,人少得很沿水岸,聚群居,多重渔猎……      ……水中市,山上城,景说不尽大小河,围到起,雄壮山城 
2说书人的肚子里,有永远摆不完的龙门阵听龙门阵长大的重庆崽儿记忆中,有永不褪色的奇异风景故事索性不要太多起承转合风景里也不必分什么南北东西 
3龙门阵流行于中国西南地区,是口头文学的一种传达方式,也是一种创作方式。重庆的龙门阵,与其他地区的拉家常并无本质不同,但却更多了些茶话说书的味道,因此要有阵仗,要摆起牌面来,有才有料,有姿势有腔调,是为龙门阵。这当然是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其历史上可以远溯至山顶洞人的围炉夜话,下可以孳生出口头传说和戏曲评书。对于无幸出生于书香世家的广大群众来说,那些故老相传的龙门阵还能发挥兴观群怨之能,起点历史和道德教化的作用。再不济,那也能当故事听,更别说还有在院坝里撑起个茶台、安置几个竹椅专门摆龙门阵这等赏心乐事了,在我们的时代,那是端午或中秋才能想象一下的传说中的生活情趣——因为院坝、竹椅和没有手机要看的下午都已经成奢侈品了。 
4这本书由两个部分组成。有两个作者各说各话。一个姓李,一个姓涂,我们先介绍李,再介绍涂,先5后6,一个一个来。 
5一个是从来没有说过书的说书人,名叫李远华,他曾远赴云南做过两年没有上过战场的后备兵,退伍之后回到家乡在文化馆工作,为了丰富广大群众和他自己的文化生活,于是一门心思找他的龙门阵素材,爬遍了图书馆的古籍和旧报纸,走遍了多少街巷古镇的茶馆,几十年下来积累了这许多故事,我们称之为“言说老重庆”。 
6另一位是个画家,名叫涂国洪,做过美术编辑和川美教授,又是个职业作家,写过一本没有出版的名叫《卯城》的小说,小说中虚构了一个名叫卯城的魔幻现实主义城市,实则是以油画般的方式对重庆的历史和风格精神进行了写实的描绘,也算是对重庆的样貌和味道了如指掌的人,用客观的话来说,是重庆有数的顶级艺术家。小说太长,也没有画儿看起来简单明白,因此我们选了他画重庆的画,和他讲自己画这批画的经历。这一部分,我们称之为“图说老重庆”。 
7关于购买本书的原因的分析,我们留到后面部分来讲,讲完之后大家顺手就可以点击链接去购买,免得耽搁了购物的热情,这里先介绍书中的故事内容。故事太多,无法一一去说,我们可以通过目录来看个轮廓:
【重山重水重庆府】·言说老重庆 ·从旧时官署说道门口旧时民谣说重庆话说东大路传说九龙坡千里为重鹅岭公园纪事渝中一号桥· 图说老重庆 ·老重庆 【旧时名物只留名】· 言说老重庆 ·旧时重庆八景也说牌坊看不见的古桥过去名楼洪学巷旁说古迹东水门对古庙凉亭· 图说老重庆 ·张家花园 【战时陪都功犹在】· 言说老重庆 ·从沙坪坝说起鹿角场的日本战俘营 春森路上有故事马鞍山也有故事重庆城最早的公园· 图说老重庆 ·我的画学启蒙 【今日胜景从昔来】· 言说老重庆 ·从磁器口说起观音桥的由来再说望龙门传说弹子石从临江门魁星阁说魁星 千厮门 :鸡毛土地的传说 从精神堡垒到解放碑 朝天门水下丰年碑· 图说老重庆 ·我画我的老重庆 ( 之一) 【市井聚得人文盛】言说老重庆 ·旧时义渡从轿子说滑竿七星岗是七星缸两路口的场——不赶悦来客栈悦来场重庆人不怕热?从邮政局巷说起打枪坝的水塔· 图说老重庆 ·我画我的老重庆 ( 之二) 【烟酒茶食真味传】· 言说老重庆 ·旧时茶馆白市驿板鸭干绷从叶子烟到香烟从人道美说油腊铺好吃也有土沱酒源于河沙坝的毛肚火锅 · 图说老重庆 ·我画我的老重庆 ( 之三) 

8这里面有许多故事确实是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单单只是我们上面第1部分所摘录的民谣的修长原文就足以值回票价,更别说读完这本书之后给妹儿们讲故事的方便了。而我们所收录的这一批画作,不仅是难得的艺术珍品,更是由一个画家充满形式感的头脑所储存的一个异样的重庆,是一个时代、一个城市、一个艺术家,这三种宏大事物的偶然结晶,别无二家。 9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平时讲话写文章不是这样的,从往期公众号文章也能看出来。但自从读了这本书之后,我就觉得自己变得特别有幽默感了。吃亏的都是错过犹豫的不是好汉现在购书,预赠“把重庆摆成龙门阵”现场讲座门票和“涂画重庆”专题艺术展纪念礼品(关注公众号,讲座和画展日期延后通知)。 

本书是重庆“图文双语境·文旅丛书”的其中之一:
点击下面关注微店

重庆龙门阵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