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久弥新什么意思(历久弥新丨如何理解“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

历久弥新什么意思
点击上方公众号,关注最新法律资讯
作者:广江鹏
重庆钜沃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在金融、房地产、保险等领域用于丰富的业务经验,在民间借贷、侵权纠纷、合同纠纷等其他领域也有独到的办案心得,具有丰富的律师事务经验。

编者按:

很多刚踏上执业之路的青年律师,时常会觉得以前大学里学到的各种理论、论证逻辑,在真刀真枪的司法实践中没什么大用。但如今才发现一个简单的法律规定背后蕴藏的法理有着怎样的力量和深远的影响,每一个不起眼的法律概念都生机盎然,它们在平凡中显得平凡,在睿智中历久弥新。

本期我们推出《历久弥新》系列,希望能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受。

法律

应当是具有确定性的,但法律实践中的事实却不是如此。当接触司法审判足够多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法律规定存在很大的解释空间,而且这种空间的预留也并非法律的漏洞,更像是设立之初的有意为之。这一现象的原因既来自于法律规定的有限性和弹性,不能也不应穷尽每件纠纷的方方面面;也来自于组成法律规定的概念本身的多义性,譬如在买卖合同纠纷中法官经常会调查的一个事实,或者说买方经常引用的抗辩理由就是:“涉案货款是否达到支付条件“,这里的”条件“与合同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的“附条件”虽然都称之为条件,但二者确实不是同一个法律概念。但不论是律师还是法官,很多情况下都不能准确理解什么是“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

合同法第四十五条:“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

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

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八条也作了相似的法律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但是按照其性质不得附条件的除外。附生效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扩大到所有,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自条件成就时失效。”其中暗含所有法定的事实行为产生的法律效力不得附条件如:继承、结婚、善意取得、拾得遗失物、发现埋藏物、先占、加工、著作等,以及按照性质不得附条件的除外规定,如:法定抵销不得附条件、票据背书不得附条件(赞叹一句,我国的立法技术可以说是相当高超了,法条中的每一个词汇都有特定的意义,都值得作为案件的突破口)。但对“条件“应当具备什么样的要求,相关法律并未作出明确规定。由次,很多实践审判中的误会便应由而生。

生活中所说的条件是指:引发一个事件的必要但不充分的原因之一,比如:水、空气、食物是人生存的条件。但合同法四十五条和民法总则一百五十八条中的“条件”仅指:决定法律行为效力的产生和消灭的未来的不确定的事实,是法律行为效力产生的充分且必要的原因。为便于理解,我们试举两个例子:

  案例  1  
甲作为买方、乙作为卖方就钢材买卖一事订立供应合同一份,其中约定:货款总金额为100万元,货物由乙方先行一次性交付至甲方指定地点,甲方于收到全部货物后支付货款的80%,剩余的20%待作为质保金两年后给付。

  案例  2  
甲作为买方、乙作为卖方就钢材买卖一事订立供应合同一份,其中约定:货款总金额为100万元,货物由乙方先行一次性交付至甲方指定地点,甲方于收到全部货物后支付货款的80%,剩余的20%待钢材所用的工程竣工结算后支付。

一般认为例1、2中的“货到后付款80%”中的货物交付是货款的支付条件,但我们认为这里的货物交付并非法律意义上附条件的合同条款,而仅仅是合同权利义务的合理安排。
(一)对等的权利和义务不应理解为附生效条件的合同

回到合同法第四十五条,该条款被放置于合同效力一节的第二个法条,仅次于第四十四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可见该条款旨在规定合同效力的产生、消灭问题,且是作为“合同成立时生效”的特别情形。它的本意结合四十四条来理解应为,合同的效力可以经由当事人的约定,从合同成立时生效变为自一定条件成就时生效。所以附条件的合同的关键问题并非是所附的条件是什么?更为隐蔽也更为重要的是,合同的效力产生的节点。

在上述两个例子中,如果将货物交付理解为货款支付条款发生法律效力的条件,则在货物未交付时支付货款的条款还未产生效力,对买方尚不具有法律约束。此时,在该买卖合同中就只有约束卖方交付货物的有效条款,而未有买方支付货款的有效条款。而买卖合同作为典型的双务合同,必须得由买、卖两种权利义务交织形成合同,否则则变形为货物或者货款的赠予合同。这种将货物交付理解为货款支付的“条件”的提法,因其主要讨论的是合同单向义务条款的效力问题,故实质上是将一个本应是双务合同的权利义务关系拆分为两段单务合同,把卖方的交货义务与买方的付款义务割裂开来。但实际上二者所存在的合同是同一的,简言之:没有只交付货物而不收款的买卖合同,故合同效力也应当是统一的。

(二)对合同效力所附的条件针对未来的不确定事实

货物交付与货款支付应当仅仅是买卖合同中权利义务的合理安排,所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若货物未交付,买方应当援引合同履行抗辩权予以拒绝付款并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而不应认为货款的支付存在法律意义上的条件。所谓的法律意义上的“附条件”应当是指决定法律行为效力的产生和消灭的未来的不确定的事实,但在买卖合同中,卖方的交货义务是一个具体明确甚至可能是有明确期限的待完成事项,不符合“条件”的不确定性。之所以在司法实践中总是出现“货款支付条件是否达到”这样的争议焦点,是因为法律概念与生活概念的混淆,并且不可否认的是在此争议焦点下审理的大部分案件结果也没有影响到实质正义。但在这样的争议焦点下会引导律师根据合同法四十五条的规定进行抗辩,法院也会从合同条款是否为附条件的进行审理,牵扯不必要的审判精力。

笔者根据以上两点分析推倒出一个法律定理,因双务合同的概念内涵就是双方当事人互相承担义务和享有权利的合同,当事人双方的权利义务对等并具有同样的法律效力,如果允许对其中一方的权利义务附件效力条件,就改变了双务合同的概念规定,逻辑上自相矛盾,并且一方的权利义务自合同设立时已经确定,并不是未来的不确定事实。所以,双务合同中不可能对其中一方的权利义务附加效力条件,这一定理同时可以运用到建设工程、租赁合同、承揽合同、运输合同等法律关系中。

同理,在例1中还约定了质保金在货物交付后2年后支付的条款,但我们同样不能将这里的“2年”理解为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的附期限的条款,因为法律意义上的“附期限”的也是指合同效力的产生节点问题,并且这里“2年质保期”的约定在合同存续期间均具有法律效力,意思并不是2年后该条款才生效。故也应将其理解为合同中对付款期限的合理安排。

但在例2中约定“工程竣工验收后付款”,实践中又称之为“背靠背”条款,应当怎样认定呢?在北京中电广通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元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赞同一审法院的对背靠背条款的分析:

一、条款效力:诉争条款系中电公司与元亿公司考虑到付款风险而作出的约定,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系合法有效的《销售合同》条款。

二、条款性质:元亿公司认为诉争条款系附条件条款,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是指行为人在民事法律行为中以将来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的客观情况作为附加条件,并以此条件的成就与否作为该民事法律行为是否生效或失效的依据。
本案而言,如果认定诉争条款系附条件条款,那么,一旦条件不成就(即移动重庆公司不向中电公司支付货款),元亿公司将会面临实体权利丧失的风险,显然有悖于双方订立《销售合同》条款的初衷。故一审法院认为诉争条款系双方对于付款期限的约定,但该期限属约定不明。《合同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履行期限约定不明,当事人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交易习惯确定;仍不能确定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予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故元亿公司有权要求中电公司支付货款。

该一审法院否定了背靠背是附条件的条款,理由大致是:买卖合同中不能借着附条件的名义,得出卖方不支付价款的结果,有违公平原则(即所谓的合同初衷)。这一解释与我们前述基于买卖合同是双务合同的法理基础得出的结论一致,同时,基于同样的理由,也不应当属于附期限的条款。因此,该条款最佳的解释应为关于付款时间的“一般合同权利义务”约定。所以上述例1、2中出现的所有约定均没有附条件或附期限。

但“背靠背”付款的期限是否明确,实践中存在争议。如若按照该判决的结论,合同中设立“背靠背”条款将具有极大的法律风险。那么,背靠背这种相对确定的期限是否属于约定明确的期限,这就涉及到如何认定法律意义上的“约定不明”。关于此,详见我们下回分享。

钜沃律师事务所
JUWER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历久弥新什么意思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