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又吹红了花蕊(春风吹红了花蕊 谁又添了新岁?)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往事只能回味 好妹妹乐队 – 说时依旧 –>
拖延症有时候发作起来是不可收拾的
这其实是一篇两个星期前我就想写的推送
可每天 被这样那样的事情牵制着 便一再体谅自己
你们知道 
想认认真真写个东西 非得要空出个大半天才好
碎片化的时间都是容易打断思路的
身为一个伪写作者 这点讲究还是要有的

然而登录后台竟然发现
天呐~居然有3个粉丝取关了!!!
那一刻 我的内心受到了森森的桑害!!!
大家都这么没有耐心的嘛?
就不能再等等嘛?
取关是因为手机不好玩了还是花不好看了?
千万别让我知道是谁~ 
否则一定半夜12点去你们家门口贴自拍

回想没有更新的这段日子 
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首先是 去了一趟长沙
作为「国家宝藏」的脑残粉
一开始 我真的是冲着湖南省博物馆去的
和一群朋友从不同的城市千里迢迢赶去
结结实实在阳光下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 
也见到了在节目中曾感动过我的皿方罍
以及辛追墓T型帛画和辛追娭毑这具2000多年的古尸
但是也不知怎么的 明明是一场学术活动
走着 走着 整个画风就十分跑偏。。。
也。。。还好吧~
也就一个晚上 吃了3顿晚饭而已~
然后由衷地发出感叹「长沙真好吃啊!」

虽然不过短短一个周末
还很辛苦地从这座城市赶到另一座城市
但就是这种踩着拖鞋 和一群好朋友
在夜市里挤来挤去 你去买串串 我去买奶茶
七个人吃一碗小馄饨的场景
挺让人着迷的
以至于在离开的时候 竟有些隐隐的舍不得
似乎内心里那个逃避型的人格又冒出来了

大概许多人都会有一个疯狂的念头—-
「我想离开我的生活 去到一种永无止境的路途」
而这个念头通常只能维持几秒钟
就被现实一个耳光给抽了回来
 
很多次 在每一段快乐的时光结束的时候
我都很想说「下次我们找机会再一起来吧」
但往往到最后 我什么也没有讲
每当我有这种愿望的时候 我都知道
在它的背后其实裹藏着一些悲观的东西

回来之后没多久
开始接二连三地生病
什么叫做「接二连三」呢?
就是感冒发烧咳嗽扁桃体发炎急性结膜炎手拉手结伴而来
每天上班 桌上跟开了个小药房似的

去医院的不同科室报道
感受医护人员的冷漠和傲慢
我问医生「这个急性结膜炎是怎么引起的?」
医生答—-
「各吾哪能刚得清爽?原因交交关关~」
想想 好像也是有点道理的。。。 

有时候 并非「为赋新词强说愁」
真的是年轻时 觉得感冒发烧从来轮不到自己
可这几年 似乎很固定地「年年有今日」了
并且 靠「多喝热水」 已经解决不了问题
你不得不承认 
身体的机能正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发生了变化

可发生变化的 又何止是身体?
或许 属于我们这代人的「80后」这个标签已经过时了
我们眯起眼睛
用前辈们曾经看待我们的目光看着那些更聪敏
更有能量的90后甚至00后
看着他们成为社会主体的这个全新的时代

在共性上 
我们和上一辈 和上上辈人也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可天知道 我们曾经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我们都很自信 觉得吾辈是继往开来的新青年
社会疾速发展 物质丰盛 
人生的选择看起来好像也比从前多很多
但只要过了某一个阶段 
你一只脚踩过了那根线
另一只脚也随之抬起来的时候
你马上就明白了——
任你曾有多自命不凡 终究也要走向最寻常的命运之中

我差不多也是在去年春天的时候
写过一篇推送叫做「抽个时间 重新开始」
大意是说「重新开始」是一个迷人的词语
而春天是一年的开始
这个季节的到来
也意味着曾经经历的种种不开心都随风而逝了
我们又可以重新开始

人生如此
有时建造 有时囤积 有时休养 
循环往复
每一个人最终的目的都是要过好自己的生活

卖花分割线
因为太太喜欢花
所以先生每隔两三周 就会来定一束花
要求永远都是一样的
「小清新 好看一点就行了」

花材
进口郁金香 / 进口绣球 / 海洋玫瑰 
洋牡丹 / 进口地虎
定价
¥ 500

收到闺蜜送的花
想来 一定会是生日当天莫大的惊喜
春天到了
要送就送一束充满春天气息的花

花材
进口绣球 / 洋牡丹 / 雪柳 
丁香花 / 棉花 / 麦穗 /
定价
¥ 480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
先生都会来定一束
和婚礼当天一模一样的手捧花
送给太太 作为礼物
今年 是第三年了
花材
进口绣球 / 雪山玫瑰 / 乒乓菊
桔梗 / 银叶菊 
定价
¥ 480

能用花解决的问题
别等到用包才解决
花叉叉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