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到武汉(56趟列车从武汉开往长沙南,武汉返长需要做哪些事?)

长沙到武汉

来源 | 潇湘晨报(xxcbwx)记者 | 陈诗娴 实习记者 李琼皓 於广强 摄影 杨旭
8日零分,离汉通道管控卡点被统一解除。江汉关钟声再次响起,江面轮船汽笛长鸣,黄鹤楼、龟山电视塔及跨江大桥瞬间被灯光一次点亮。夜幕下,一轮“超级月亮”挂在天空,见证整个城市霓虹灯闪烁,小禾靠在窗台边,忍不住泪满眼眶,新的一天必定意义非凡。

中午12点17分,从徐州东始发的G1741次列车到达终点站长沙南,一名名掩饰不住喜悦神色的旅客,拖着行李走出来,有的抵达终点,有的在这中转。
 
其中有些乘客是从武汉站上车的,对他们而言,或许刚经历从“封城”到解封的刻骨铭心的76个日夜。

01
武汉实习归来:“我的腊肉还好吗?”

武汉站上车的小禾(化名)终于返湘。小禾是娄底人,今年19岁,去年11月去武汉实习。因为遇上了封城,她前后一共呆了130多天。
 
小禾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第一份实习工作是动车乘务员。1月22日,武汉封城前最后一天,连着跑完两趟,“从汉口站下车出站后,就看到零星一两个人,从其他站返回来的,有个人手上拎着好大一包菜,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回来陪家里人。”小禾说,这是春运以来见到人最少的一天。
 
1月23日,武汉官方宣布,正式封锁离汉通道,小禾意识到,回不了家了。在武汉,她见证了疫情的紧急状态,焦急的情绪源于对家里人不放心,“特别担心家里人,面对疫情,年轻人可能很快就接受防护措施,但父母辈防疫意识弱”。她不停地说,不停地劝,父亲终于拍了个戴口罩的照片发过来,“女儿,放心吧!”
 
除夕夜,少了女儿在家,母亲打起电话就控制不住情绪,反倒是小禾安慰妈妈,“你们吃年夜饭时,给我看一眼吧!”“妈妈等你回来,腊肉都给你留着。”小禾说,虽然想家,但从来不哭,不让家人担心。
 
隔离期间,小禾重温了《肖申克的救赎》。她说,当处于灰暗时刻时,是选择做无奈的老布鲁克,灰心的瑞德,还是智慧的安迪?“我信任希望。”她说。
 
3月24日,湖北卫健委发布了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小禾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从那时起,她就开始为回家做准备。网站上抢票,打包衣服书本寄回家,早早收拾东西,“赶上‘第二次春运’了,归心似箭。”小禾把一张张字帖轻轻压在衣服里,那是她写的《正气歌》。
 
4月8日下午三点半,小禾到达娄底新化定点酒店。在电话中,她告诉记者,刚刚跟家人视频,“妈妈,我的腊肉还好吗?”爷爷在一旁打趣道,“放心,香得很!”

02
终于盼来“解封”  赶紧出来“复工”

陈飞是湖北荆州人,在武汉滞留的76天里,他既无法出门,同时还没有收入,两个月过得并不好。4月8日,终于等来“解封”的他放弃了就近“回家看看”,直接从武汉出发,踏上复工路。
 
陈飞乘坐G1741次列车抵达长沙南站后,他将在这里稍事休息,下午2点15再次上路,去往贵州遵义上班。
 
记者看到陈飞手里拖着两个重重的行李,一箱衣服和一箱被子枕头。这是他这两个月在武汉租房子时的用品,这次去遵义上班也要租房,于是就带上了。
 
陈飞说,两个多月的滞留生活既不让出门,同时还没有收入,过得有些烦闷。所以今天凌晨“解封”那一刻他有种“重获自由”的感觉:“听见外面的汽笛声音,压抑了几个月的苦闷全丢掉了。”
 
“解封”之后,陈飞面临回家和工作两个选择。他今年37岁,单身,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但是想到自己这几个月的经济损失,他还是选择立马去工作。“父亲在家还好,他身体也不错,所以现在主要还是赚钱第一”。
 
对于这个选择,陈飞说父亲也支持,但是老人家心里有些顾虑:“因为我从武汉出来嘛,父亲怕我出去遭到外地人的歧视,他昨晚就打电话让我路上注意。”
 
对于父亲的顾虑,陈飞并不是很认同:“我觉得既然武汉能够解封,那就证明我们国家、政府和人民是有信心的,不然干嘛要解封。”“现在就想好好工作,把自己做好,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陈飞说。
 
陈飞回忆,在武汉到长沙这段路上,车站防控措施很严格:“这趟车武汉人并不多,很多位置都是空的。”“在武汉上车要出示健康绿码,戴口罩,进行体温检测,我自己还带了洗手液” “到长沙车站这边也有多次体温检测,因为我在这里很快就走,就不做核酸检测”“到达遵义那边如果需要隔离,我也会遵守。和老板也沟通好了,我有心理准备的。”陈飞说。

03
从武汉开往长沙南站高铁56趟次
车站防疫设置红外快速筛查仪

4月8日,记者在长沙高铁南站西进站口看到,醒目位置标示有“慢行,测量体温。”进站通道上两侧都有工作人员,带着扫码枪给旅客一一测量,身份核验后可进站乘车。
 
地下东西两侧出站口通道上,设置有“6800红外温度快速筛查仪”检测门,旅客经测量体温,顺利过检测门后,方可出站。入口有提示,境外来长旅客,如有14天内有境外旅居史或新冠病例接触史,需主动到东西出站口健康监测点申报并接受健康监测。
 

记者从健康监测点处了解到,如果经红外线体温测量仪监测出现亮灯报警或手持式红外体温计测量体温大于37.3°C,需引导至健康监测点,做进一步询问和调查。在现场,记者尚未看到有相关旅客在监测点。
 
此前晨报获悉,4月8日从武汉开往长沙南的高铁共计 56 趟次,最早一班是早上 7 点 06 分从武汉站开出的 G431 次列车;最末班车是晚上 21 时 19 分从武汉开往长沙南的 G1745 趟列车。从 7 日的车票预售情况看,8 日预计有 5.5 万余名旅客乘坐火车离汉。
 

“空气好新鲜啊!”从G1741长沙南站下来后,一名旅客告诉记者:“我是到贵州去,在长沙中转。”是否要多逗留一会?吃点本地美食?旅客笑了,不逗留啦,赶紧回去工作!

04
返长人们需要进行哪些防控措施呢?
随着离汉通道管控的解除,从武汉返回长沙工作生活的人们需要进行哪些防控措施呢?
4月8日,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了《致广大武汉来(返)湘的朋友们的一封信》,信中提及,当前湖南正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关键时期,从武汉来(返)人员需要做好几项防控措施。
武汉来(返)人员在赴湘之前,联系其所居住社区或工作单位,告知本人及同行人员来湘返湘出行方式、到达时间和健康状况。并在抵达前7天之内,在鄂医疗机构作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抵湘时提供检测报告。
赴湘之前,请武汉来(返)人员至少连续3天在微信小程序做好个人健康申报,并生成健康通行码。如无鄂健康码或者是红码、黄码的,需配合接受14天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并在抵达湖南后的七天内联系所在社区或单位安排再进行一次核酸检测。
抵达湖南后,武汉来(返)人员需主动向所在单位或属地社区出示健康码和核酸检测报告,并根据所持健康码的类别,配合所在社区、单位等对其进行相应的健康管理。一旦出现发热、咳嗽、气促等症状,需立即向社区或单位报告,并佩戴口罩、尽量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尽快到附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武汉来(返)人员抵达湖南的 14 天内除正常上下班外,请不要参与聚餐、聚会等群体性活动,不拜访亲友。若非必须,不要前往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
武汉来(返)人员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电梯或在其他人员密集场所时,请自觉、规范佩戴口罩,尽量避免 1 米内近距离与人面对面交谈。
武汉来(返)人员养成良好卫生习惯,做到勤洗手、常通风、咳嗽打喷嚏时用手肘掩住口鼻。
“截止今天,已经有4名武汉返长人员向社区申报了。”4月8日,岳麓区一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从7日开始,陆续有武汉籍人员主动联系社区,了解返长后需要哪些防控措施。
该负责人介绍,此次申报的4名武汉返长人员,均为武汉籍,在长沙务工或生活。目前,他们需要先在社区专用微信上填写《外地旅居史返长人员申请表》,填写包括身份信息、联系电话、离开长沙、返回长沙具体时间,目前身体状况、返程线路等信息。然后把健康码发给社区审核,根据不同颜色的健康码,进行相应的防控措施。

更 | 多 | 新 | 闻


潇湘晨报

长沙实现口罩自由!供应充足不再限购;偷发表情包吐槽老板被抓正着,结果还打起来了|早安湖南
湖南小伙因疫情被困国外172天,辗转多地被迫住在法国山区,缺少物资每天都在期盼回国

长沙到武汉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