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原来的我(张燕歌:我们还是原来的我们)

我还是原来的我
坐在表妹的车上,思绪纷飞,感慨万千。

 
记忆中那个喜欢跟在我身后的小不点儿,如今载着我和孩子们穿梭于街头巷尾,游刃有余。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好朋友。

                      我和小表妹 

小妹喜欢吃黄瓜,每年暑假,地里黄瓜翠绿的时候,我都会迫不及待想要她去我家小住一段。那时候没有手机,座机似乎也没有普及。每次我都是托同村的人捎口信给她,然后伸长脖子盼她出现。我日日盼,夜夜盼,望眼欲穿。突然她像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我面前,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生活突然增添了一抹色彩。有她陪伴,假期生活不再孤单。
 
她像我的小尾巴,时时黏着我,处处跟着我。我喜欢命令她干活儿,一会儿帮我拿这个,一会儿帮取那个。母亲常取笑说她是我的小丫鬟,那时的我确有小公主的幸福感。
 
犹记得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吃黄瓜的模样,咔嚓一口,咔嚓一口。黄瓜经她那么一吃,香甜四溢,格外美味,真心羡慕她对于黄瓜的痴情。
 
再大一点她辍学打工,不再有暑假,她便没有再去我家吃黄瓜。看着地里又粗又黄的老黄瓜,我总是忍不住感叹:要是妹妹回来就好了。其实那时的我真正遗憾的不是黄瓜老了不好吃了,而是没有她在身边,我的心空落落的,无处安放。
 
记忆中的她喜欢留指甲,长长的,像宝贝一样呵护着。我看着心里毛毛的,像吃了苍蝇。若干次苦口婆心劝她把指甲剪掉,她不同意。劝说无效,我心生一计。
 
趁她午休的时候,我悄悄拿来剪刀,一下一下,硬是把她的长指甲剪掉了。我像解决了一件心头大事,痛快极了。她醒来后终于发现不对劲儿,好不容易留长的指甲一觉功夫便没了,心疼不已。我在一旁边坏坏地笑,她哭笑不得,又拿我没办法,谁让我是她喜欢的姐姐呢!
 
这件事多年后我依然记忆犹新,我是怎样使坏,她是何等又气又恼。现在每每说起我们都会哈哈大笑,笑当年的纯真无邪,笑当年的亲密无间。当年时光,一生回味!
 
后来我上学,她去学化妆,逢年过节才见一次面,依然亲密无间。那份亲切的感觉只会在时间的酒坛里酝酿、发酵,愈发醇香醉人。
 
再后来我结婚,她为我化新娘妆,送我美美出嫁。两年后她结婚,我作为娘家人去送她。没过几年我们都当了妈妈,互相交流育儿经。从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到为人妻为人母,我们见证了彼此人生中的每一个重要时刻。

                 我和大表妹
我和大表妹是同年出生的,我只比她大三个月。小学时代,我们形影不离。我喊她上学,她等我放学。中学时,我们同吃同住。我由村里去乡镇上学,认识的人少。她在街上读了两年书,同学朋友比我多,她便处处罩着我,生怕我受欺负。报到那天我去的晚,是她给我找的床位,我才有了睡的地方。在她的介绍下,我认识了好多人,逐渐有了朋友。
 
我们拍一样的照片,留一样的发型,穿一样的衣服。
 
我们去学校带的馒头总是一起吃,有好东西一起分享。我们一起去三姨妈家吃饭再一同回学校。
 
冬天天冷我们合床,两个人一个被窝,互相取暖。寒冷的夜里我们用双手给彼此暖脚,这是何等情谊?那情景永远定格在我脑海中,此生难忘。 

我们姊妹三个从小一起长大,像亲姐妹一样相处。现在的我们有了各自的家庭,有了可爱的孩子,又不在一个地方生活,见面时间屈指可数,然而无论何时见面,我们都可以没有任何隔阂地谈天说地,仿佛当年的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愈发觉得亲情可贵。
 
每次她们从洛阳回来都会联系我,只要不是上班走不开,我都会去见她们一面。那是我儿时温暖的回忆。 

谢谢你们,我的亲人。
 
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有你们,生命中最艰难的日子也有你们。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亲人,看见你们,看见旧时光,看见过往岁月,温暖,明亮。

我还是原来的我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