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绘画作品(儿童绘画作品鉴赏)

儿童绘画作品
(教师艺术内训十八节/第十三节)

“人是其心灵的最好的图画”
                          ——维特根斯坦
                 
               第一篇:概述

在谈这个话题之前,我们首先要认清一点:孩子永远是我们实际意义上的导师。因为他们不仅是我们前行的推动力,而且能在过程中随时映射出我们的不足,促使我们去自我完善。
《奶奶种的仙人球开花啦》/陈佳茵(六岁)孩子的画面里有种天然的喜悦,无论是共用一张面孔的三朵云,还是那个希望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开花了的小喇叭,像热情的小手在向所有人发出召唤…孩子让我们看到大自然的活力

第二点需要说明的是:在此后的几篇文章中,无论是总体介绍还是个别介绍,都只能做为一个参考,绝对不能直接套到具体的孩子和他们的画面中。如同前面课程中讲过的色彩关系,有很多因素都在现场共同起着作用。在我们做出判断之前,尽可能完整地阅读与此相关的信息,才能得出相对客观的、暂时性的印象和判断。对此,河合隼雄的描述是“找到一个仅此一回的个别真理”。

这些方法和概念就像你爬山的时候恰当地使用了一根登山杖,不是登山杖这件东西使你爬山变得顺利,而是因为你恰当地使用了它。因为如果使用不恰当,它反而会变成你的障碍。所以我们既需要学习概念,但更重要的学习,是何时忘记它。

如此不断强调避免概念的僵化,是因为我无数次地看到僵化的知识和概念是如何捆绑人智商本应达到的理解力,以及自由的意志和创造力的发挥,无数次……包括我自己。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和孩子一起去体会,因为很多时候孩子并不真的需要成人的指导,只需要理解。如果你能够感受到他们感受的,灵感一定会到场。无论是你还是孩子。

现在,让我们一起踏上这段不同寻常的旅程
旅行/果果(2018年)

一、艺术活动的特性和目标

没有不喜欢画画的孩子。只有让他们变得不喜欢画画的目标化管理。

在这么多年的教学过程中,我从来没有遇到哪个小孩子跟我说不会画画,或者画的不好,即使他们画的就像一块掉在烂泥塘里的的草鞋,他们也会津津乐道地指出这张桌子上的食物有多么美味,这些大餐是多么的诱人。很多小孩子都会认为自己火柴棍似的士兵非常帅气威武。但是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就会开始说“我画不好”而不肯动笔。到了成人,有大部分人还没开始画就说:“我不会画画“。就仿佛房间里坐满了“目标”,却没有创作愿望的席位。

很多学科有了目标之后着力点会清晰、系统会更严谨、根基更牢固,为什么艺术活动目标化之后,大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呢?

聚焦与发散/知识性学习和艺术活动的不同(图一)
(艺术活动并不仅指艺术形式,具有活性的创造性活动,都具有艺术性的独创特质。)

图一上半部分说明的是知识性的学科,这类学科需要将不同特质和学习方式的人聚拢,来实现掌握知识技能的目标。虽然人都有学习能力,但是学习的方式很不相同,有些是听觉优势、有些是视觉优势、有些擅长逻辑,有些是跳跃性思维,有些人需要和别人交流,有人喜欢动手实践等等。无论是教学还是管理,都需要运用不同的方式,将这些人群从不同的角度聚拢,掌握知识点或者实现同一个目标。

如果仅仅是学习知识和运用技术,就不能称其为艺术。所以艺术活动的导向是创新性活动(图一下半部分),每个个体从一个起点上发散,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实践对这个问题的解读,让大家看到世界和思维方式的丰富性。在不断的反复验证中,艺术活动使人逐渐辨认出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之处到底是什么。因此,艺术活动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观察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以及自己的真实需求、特质和优势。

目标化管理的同一性,会束缚创造性活动,对个人优势和特质的探寻会造成非常大的阻碍。因为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过多的目标化训练,会让人逐渐习惯跟随群体或被带领,而模糊自我定位。尤其是在这个个体意识充分觉醒的时代,没有哪一个标准化模式可以将自我和社会稳定地维系、获得持续的安全感,于是个人价值定位的茫然和缺失就会随之凸显出来。

(从这一点来说,工业产生时代以目标化为主的教育模式,已经不再适合现在的人工智能时代。知识的获得越便捷,个体自我的定位就越至关重要)

同一节课做的间色练习(二年级),我也带着一起同步画了范画。范画可以分为两类:全景式的呈现和阶段式的带领。前者让学生在动笔前看到整体,后者能够细化步骤,两者各有其作用,根据教学目标来选取。但最重要的是教师在其中的意识和引导语,这取决于教师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有足够的判断。如果是全景式的演示,要在演示过程中提醒学生在之后的练习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在阶段式引导过程中,需要有意识留给学生自我发挥的空间,尤其是依赖性较强的孩子

艺术活动被目标化的主要表现,是某位老师无论带什么样的学生,作品都会出现一种“统一的风格”;或者在同一次练习中不同孩子的作品面目非常相近。实际上即使是写实性的训练,作品都应该会呈现作画者的个人特质,即使是成人的写实性绘画。

1993年的陈老师/张玉(七岁)
1993年的陈老师/于浩然(七岁)
1993年的陈老师/郝爽(七岁)

上面三幅是同一次课堂同样年龄的孩子以我为模特的作品,鲜明地流露出了孩子各自独有的审美趣味和观察方法。

问题是既然绘画如果是如此个性化的表达,写实性的练习起到什么作用呢?这就涉及了第二个话题。

二、艺术活动的目的和重点

艺术教学的主要内容是各种艺术活动,但这些活动的目的是通过这些途径,敏锐体验过程中的感知力、深入地观察自我和世界的联系、提高对事物的鉴赏力。艺术活动是手段不是目的。

艺术活动的重点是让孩子通过这些能力的提升,获得在剥离了艺术活动之后,能够继续携带和应用在各个领域(包括艺术创造)的素质。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首先从了解儿童年龄发展特点开始,因为只有设计出适应“内在需求”的活动,才能给到“内在需求”真正的支持,就像给鱼溪水、给鸟天空。

我们先来看几幅学生绘画作品,按从小到大的年龄排序:

一年级学生作品:虽然有云团的遮挡,但是阳光依然照射在蘑菇上。对于“照射”的表达非常直接,阳光就用箭头“射”在蘑菇上,并且还能“射穿”乌云。这时的孩子和世界是同在的,一体的

二年级学生作品:《两只蚂蚁的下午茶》,惬意自在的姿态、沉浸在对话的和谐氛围中,表达的是孩子对社交的兴趣,同时也是社会属性的苏醒

三年级学生作品:对世界有了更大的视野,探究更多客观问题甚至是自然科学,意识的清醒不可阻挡地到来,这个时期的孩子都会开始面对不同形式的变化甚至冲突

四年级学生作品:对外界事物进入客观观察阶段

五年级学生作品:在客观观察的基础上。逐步进入分析和研究。这个时期的孩子越来越挑剔自己的画面,经常会觉得“与观察到的”很有差距,这是因为他们不再停留和满足于自我想象的空间

六年级学生作品:对于客观世界开始有自己的理解和表达,整个世界似乎在逐渐开阔

七年级学生作品:这个时期的孩子很多都有独立的思辨能力和强烈的自我意识,不太会毫无想法的跟随。除此之外,构思一种理想主义也是这个年龄的兴趣点

八年级学生作品:技能的掌握对自信心的建立,成为必要的支持因素

高中学生绘画作品《教室一角》/杨逸宸:对现实的世界有一种犹如旁观者的审视和打量,能力的发展和社交关系已经不能取代深入思考的需求

仅仅几幅作品当然不能代表和涵盖该年龄阶段的所有特质。画面下方的描述,更多也是基于该画面的呈现。但我们依然可以鲜明地看出孩子成长过程的发展趋势,从梦幻般的童话世界,到与世界对话的过程,再到独立于现实的思考,孩子意识发展的脉络,几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缩影……

三、儿童绘画鉴赏的几点建议

之所以谈“鉴赏”而不是欣赏,是因为除了喜爱、接纳和给予鼓励,我们还需要对这些作品给到理解,甚至必要的支持。我们先从如何理解这些作品开始谈起:

?、绘画作品的内容表达的是现有认知结构和关注点
这幅画中的内容不仅是小船、太阳、水面、云层和鸟,还有光线、投影,它们的位置关系,这些也是画面内容的元素。例如行驶中的小船和那个几乎凝固的太阳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线连接着,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这种连接是内在的,类似于想念或认同、模仿等等。但有意思的是船投影的光线并不来自太阳,这个描述意味深长地解释了这两者拉开距离的原因

鱼、船和云,这些内容都具有各自不同的涵义,很明显鲸鱼是作者最大的关注点,画面的其它内容,表达的是和这条鱼的关系模式。除了这些内容所传递的描述之外,还应该注意一下这几种事物使用的线条,这些表现手法描述着这几个事物的个性特征。船的烟能够显示船行驶的方向是希望到鱼的这边,而这条大鱼却希望去到更宽广自由的海域。这显而易见是孩子的表白,通过作品来解读孩子的想法,有时比让孩子用话语说出来更准确,因为很多时候孩子还不具备用抽象的语言表达真实内心想法的能力,所以他们的肢体语言和绘画作品对于理解他们、建立与孩子之间的沟通就格外有帮助
这些借由内容表达出来的语言,很多是无意识的。但关键在于这些无意识,与人内在的感受直接相匹配。如果画面内容没有恰当地表达出自己的感受,自己看画面的时候会不舒服,觉得想说的没说清楚、没说出来、没说充分。

研究积累内容形式的表现规律,有助于帮助我们理解这种“图像语言”。

?艺术作品所采用的表现手法(表现形式)是内在需求的体现。

前面课程曾经讲过材质对作品语言的影响,在同样材质同样题材的作品中,采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是绘画语言的核心区。
关于原始部落的绘画作品(三年级)

在上面这几幅关于原始人的作品中,虽然是同一次绘画的同一主题,但孩子们呈现的内容和采用的表现形式有非常大的不同。第一幅正中间遮挡的树,使狩猎似乎转变成了一次捉迷藏游戏;第二幅基本上是人群的集会;第三幅与第四幅看上去似乎有点接近,但只要稍微注意一下画面中表现的人与动物的姿态和方向,就会发现这两个孩子内心对这两者关系的解读完全不一样;而最下面一幅只想表达自己内心的强烈诉求。这样的艺术活动既完成了课堂内容和主题性的交流,而且做到了不仅能让孩子们充分表达自己,同时能够让成人清晰地听到孩子们言说。

绘画作品所呈现表现手法非常丰富,个体的特质也很难一概而论,但大致的规律依然有迹可循,例如细腻的描绘、细节的刻画,显示出深入对话的需求;做事果断的孩子很少会用断断续续的线条;作者内心细腻的作品经常表现为柔和的过渡;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往往是为了表达强烈的诉求。

另外,除了看到画面画出来的那些部分,还尤其是要注意忽略的部分,有点像前面提到“留白”。但与有意留白本质的不同在于,“忽略”的部分很多时候是认知结构不清晰的地方,或者内心想要回避不谈的部分。相对于我们能够听到的声音,想要理解对象,更多的是需要听到未发声的那个部分。尤其是对于孩子,如果成人不仅能看到他们清晰的是什么,还能够看到他们不清晰的是什么,对孩子的理解一定会更加顺畅。

还有,对细节的描绘是理解画面语言的线索。细节不仅指具体的描绘对象,也指如何用笔,包括如何处理虚实(叙事)关系等等

山与水之间界限的模糊,是作者对于现实生活中将一些边界进行“模糊处理的需求”的映射

砍掉的树桩是画面中的一个重要的细节,因为这棵树明显比其它树粗壮很多

?画面流露的整体氛围是情绪和精神状态的呈现,

画面内容构建了画面言说的导向,表现手法呈现了与表达需求同步的形式,这两者结合在画面上形成的氛围,是无形的精神状态(情绪往往已经包含在表现手法中)。

这幅画面中植物的主体让我们感受到它在努力地保持着平衡,因为不仅地面是倾斜的,而且画面的构图也因为左上角的加入,显得更加难以自然而然地保持稳定。加上植物本身向上的姿态却呈现出弯曲的线条,让我们看到画面的不安和无助
这幅画面整体氛围的呈现,与孩子的认知结构、目前的关注点紧密相关;其中的表现手法,几乎是内心诉求的选择;这背后的精神状态,也与孩子的年龄阶段有关,因为如果是很小的孩子,即使遇到同样的环境条件,也依然会与想象而不是现实互动。

《焰火》/果果(4岁)
真实、生动、浑然天成,是儿童绘画的精彩之处。其直抵本性的纯粹性,也使无数的艺术大师为之叹服。孩子的世界总是如此天马行空,自由而充满想象力,他们总有崭新的活力,推出奇思妙想。荣幸的是作为老师的福利,孩子们还时常顺便帮我实现一下我毕生都实现不了的奇遇:
《陈燕在南极吃企鹅》/李砺含(八岁)

风筝的线虽然在我们手里,但那只是为了让风筝能回家,想让风筝飞得更高更自由,要看风筝和遇到的情况来定

儿童绘画作品相关文章

赞 (0)